奇怪的搭档分集剧情
奇怪的搭档(电视剧)9.9分
评分:

奇怪的搭档分集剧情 第16集

第16集 - 奉熙相思成疾 智旭回想过去

该剧正在播出,立即下载观看》

看着欲言又止的奉熙,智旭在等待着奉熙对自己的宣判,尽管十分不忍,但奉熙还是主动提出和要和智旭分手,尽管智旭解释他什么也不在乎,但奉熙不愿意看到智旭为了自己而压抑内心的痛苦,奉熙反复 地强调自己的爸爸不是那样的人,但智旭却不愿意相信这一切。但无论智旭怎么的解释和请求,都无法挽回奉熙执意离去的心。 

虽然一路上都在哭泣,但想到智旭为此遭受的痛苦时,奉熙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不愿意让妈妈为自己再担心,走投无路的奉熙只好厚着脸皮来到智海家,尽管一直以来与奉熙都是水火不相容,但看到以往斗志昂扬的奉熙如今却是如此的沮丧,智海也动了侧隐之心。

躺在床上的奉熙辗转反侧,回忆起和智旭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更是难以入睡,只难任由眼泪不断地流下。智旭也在屋里不停地徘徊着,没有了奉熙的家显得空荡荡的。

考虑再三,奉熙还是向智旭递交了辞职信,同时还强调为了自己,也为了智旭必须要辞职,尽管智旭以公私分明为由一再劝说,但都无法让奉熙回心转意,最终智旭只能选择让奉熙先放一段时间的假,奉熙面对这样执著的智旭也只能同意。

智旭想起自己父母当年的案件的检察官就是现在的地检长,去询问当年的详细情况,却被告知当年就是年仅8岁的自己指认的罪犯。

在智海家躺了一天的奉熙觉得自己好像是生病了,但每次量体温时,都显示的正常值,直到下班回家的智海发现了已经有些昏迷的奉熙才发现是体温表坏了。

接到智海电话匆匆赶来的智旭和恩赫来到医院,站在奉熙床边的智旭深情地望着才几天不见就面容憔悴的奉熙,慢慢苏醒的奉熙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直到智旭吻上了她的唇时,她都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为了女儿的幸福,奉熙的妈妈决定主动向智旭的妈妈示好,但两个人的各方面反差实在不大,没说了几句话就不欢而散了。

看着整天为自己操劳的妈妈,奉熙刚要说出自己和智旭已经分手的事情,却被一个电话打断了,奉熙带过的一个学习跆拳道的孩子金宰雄因为目睹了一起杀人案被带到了警察局,宰雄说出了自己的老师是个律师,所以奉熙被叫到警察局。

万般无奈之下,奉熙只能把宰雄带到了事务所,考虑到自己也要暂住智海家,所以宰雄就只能和智旭呆在智旭家里了。

在送奉熙回去的路上,恩赫提起相比发烧40度的奉熙来说,现在健康的奉熙多好,奉熙质疑恩赫怎么知道自己烧到40度,被告知他和智旭去医院看过当时还有些昏迷的奉熙,想起自己曾经做的和智旭亲热的梦时,奉熙才明白这不是梦而是真的。

目击了残忍的犯罪现场的宰雄一直都不敢一个人睡觉,尽管先前智旭警告过宰雄不要上二楼,但宁愿被智旭批评,宰雄还是一直跟着智旭直到床上。

虽然不太喜欢孩子,但智旭还是不断地安慰着害怕的宰雄,宰雄问智旭是不是如果自己不做证,就抓不住坏人。同样的情景,让智旭想起来儿时的自己也是被告知如果不做证就抓不住坏人的话。

父母双亡的宰雄跟着姨妈一起生活,但不受姨妈一家人的欢迎,当听说宰雄目睹了杀人现场,就让宰雄作完证后再回来,担心宰雄的安全,奉熙下班后去接宰雄,却宰雄却跟一个男人在一起,奉熙认出那个人是警察局的人,就主动说出了宰雄可能不愿意去做证,这番话让那男人舒了一口气。看到也来接宰雄的智旭,奉熙有些不自然,但宰雄却高兴。

小小的宰雄经过一晚上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决定去做证,宰雄指认的竟然是一个警察,在场的人都很纳闷,宰雄哼出了那男人的手机铃声后大家更加震惊了,最后宰雄还指着那男人脚上的运动鞋,说上面沾过血。看着那个男人被带走,大家都放下心来。

智旭的脑海里又闪现出他小时候说过的记不清楚是谁的画面和一个检察官拿着一张照片让他记住那个男人就是杀害他父母的凶手,对于这样两段完全不同的回忆,智旭有些迟疑到底哪个是真实的。

奉熙来看还在昏迷中的贤秀,在贤秀床边坐了一会儿后,听到电话响,挂断电话的奉熙准备转身时,却忽然发现贤秀居然直直地站在她的身后,正用恶狠狠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奇怪的搭档分集剧情及大结局系电视猫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