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衙门2剧情

青天衙门2又名:青天衙门第二部 青天衙门第2部 伏魔录 青天衙门2伏魔录

青天衙门2第1集剧情

在一旱雷闷响的夜晚,顺天府街外一名泪水纵横哭泣声只见喊的书童,手持鼓棒正呜鼓喊冤。身任顺天府尹的谭振英听闻。立率人出门,并连夜审问其因。

方庆被提到公堂上,泣诉了少爷方之栋与余清莲,本为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但因迫于无奈,清莲流落风尘沦为卖艺之女。方之栋为给清莲赎身,在街头卖字画攒钱。皇天不负有心人,之栋不仅送金杈于清莲做为定情之物,且将辛苦攒下的五百两银子送至暖香居嬷嬷手中,为其赎身。本应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以喜为终,但天却不随人愿,就在之栋与青莲新婚之日,对清莲早已垂诞的富察家之后,富察家康带人闯入家中,捣毁礼堂,将上前理论的书童方庆打昏,并痛打上前阻拦斥责的方之栋,而后强行奸辱了余清莲,扬长而去。清莲因被辱,自感玷污了方家门风,含怨割腕自尽。之栋见其清莲血流满地,悲痛之极跟随清莲而去。方家二老欲告富察家康,但因县令怕得罪九门提督,不但不予受理,还屈打方家二老,二老因感控诉无门,为防止顺天府尹与县令官官相互,包庇富察家康,两人决意以死相谏,来明诉冤情……振英看着方家老二老用血书写的状纸,字字揪心,对方庆立言:定要决查证此案,定惩凶犯。

次日,振英不顾师爷包道德之劝,亲访九门提督,其妹小玉为问他如何判恩师之子,让振英陷入情与法的抉择中。治军严明的九门提督铁扎尔得知逆子家康之举,自感教子无方,跪于香堂,并令忠奴阿部宽重挥长杖,责罚自己养儿不教之过。家康在一旁痛心其父之为,跪地恳求父亲不要自罚,且称方家之死与己无关,现强加于自己实感不公。铁扎尔倍感痛心,愤怒之下欲想取其子之命,以还方家一个公道,却被旁边的阿部宽奋勇身阻拦,铁扎尔陷入了法与情的矛盾中,最终还是软化于血浓于水的私情。振英来访时,铁扎尔违心隐去家康下落,待振英失望离去之后,阿部宽提议将家康连夜送到科尔沁部暂避。振英在九门提督吃了一个软钉子后,深知此次之行已打草惊蛇,料想家康如在九门提督府今晚必会出逃,特让小玉率人在城外守侯,欲智取阿部宽,捉拿家康。当阿部宽与家康乘马狂奔至城门时,被早有防备的小玉等人飞绳缠下家康,而阿部宽被小玉围阻,而眼望家康被捕快带走。

PPTV
评论本集(0)
我来写剧情

青天衙门2第2集剧情

铁扎尔得知家康被捉之事,心中心急如焚,阿部宽自感护主不利,深感自疚,想一死谢罪被铁扎尔阻拦,而阿部宽却因此决意拼死救出少主家康。次日振英提审家康不仅被家康轻视谩骂,且对奸淫清莲之事不承认,并诋毁振英恩将仇报。振英欲动刑消其霸气之时,衙役禀报一只重装军队正朝顺天府开拨而来,振英震惊,家康却闻言狂喜。阿部宽在铁扎尔默许下,想用火枪队与火炮兵威逼振英知难而退放了家康,但振英无惧,阿部宽恐吓无用,火枪瞄准了振英的眉心,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大喜子急奔前来传旨让两人进宫面圣。

慈宁宫御花园,康熙皇帝训斥阿部宽之举是因顺天府引起,振英难辞其咎,而实为在为其开脱。一旁而坐的太后冷眼不语,只是斥责铁扎尔擅自派兵引起了今日荒唐之事,暗为铁扎尔开脱。康熙因太后缘故,只得下命让铁扎尔严惩阿部宽,平息了此事。太后借此想将方氏疑案交于大理寺处理以保家康之命,被振英威严否决,太后则强将振英调为三品户部尚书,来个明升暗降,使其不能插手方家疑案。振英求康熙无用,无奈失望离去。太后带铁扎尔到慈宁宫,暗言无论如何要保家康无事,使铁扎尔感激万分。

暖香居内庭,小玉好言相劝老鸨出堂指控家康劣行,而老鸨怕得罪九门提督不愿出堂作证,小玉强硬之下,才使老鸨不得不答应,当兴冲冲向振英报其好信时,却得知振英因方家疑案,已愤然辞官,准备回家卖烧饼。康熙深知振英辞官之因,心中有了决定。

当夜,阿部宽与大理寺黄大人前来顺天府,欲放家康。振英此时正与道德、小玉背起行李来到顺天府门外,与等在门外的衙役依依难舍,却被人群外的方庆泼了一头屎尿,并被其漫骂。振英深愧方家冤魂,而跪地谢罪于方庆。从牢中出来的家康见振英狼狈之象,倍加羞辱振英,触怒众衙役拔刀以对,阿部宽也一心护主,在双方一触即发之时,冀斐传旨,振英任三品户部尚书并续任顺天府尹到新官到任为止。振英接旨后立将家康重收大牢,阿部宽无奈愤然离去。冀斐责备振英不体恤圣意,让振英顿觉有愧。此时,铁扎尔屈尊亲临来恳求振英放家康一条生路,振英则用铁扎尔当年教自己的为官之道拒绝。铁扎尔怅然失望,回家后决意请一名讼师救其家康性命。

阿部宽在街上看到香里宝为街头耍戏的小毛讨回了赔偿,又亲睹其用无字状纸为药铺老夫妇摆脱杀人嫌疑,立认此人就是要寻找的刀笔讼师。

PPTV
评论本集(0)
我来写剧情

青天衙门2第3集剧情

铁扎尔心有所思,来到顺天府牢房看望家康,希望家康在洗脱罪名后,能痛悔前行、重新做人。然铁扎尔看到其子入牢后的凄状,不免心痛,背对家康流泪离去。

香里宝为村民打赢了官司,大家都来送礼感谢,在里宝忙于乐呼时,香瓜告诉他,夫人雪吟正为他替别人打免费官司的事而生气。惧内的里宝顿感惊慌,赶快让香瓜代自己送客,自己立刻转身进屋。雪吟因里宝不能象其它讼师一样赚钱养家,怒言中失口说出里宝不如自己初恋之人。入夜,里宝看到雪吟拿着一把折扇,思念着自己的初恋情人,不免露出怏然之色,决意要让证明给雪吟看,自己并不比她的初恋情人逊色

时间一天天过去,香里宝看到雪吟对自己的初恋情人一直念念不忘,因此无比痛恨雪吟心中之人,于是去了一间铁匠铺,想打造一把厉器,来对付雪吟的初恋情人。其实,这只是他的精神发泄而已。回到家时,里宝听到雪吟与一名男子在谈话,不免心中起疑,他见雪吟温柔的神态和话语与平时判若两人时,还莫名多了十几双金镯子和金戒子,即误认雪吟与初恋情人旧情复发,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与雪吟厉言相对。雪吟受辱出手打里宝,屋中的铁扎尔和阿部宽闻言出屋。

铁扎尔为保其子性命屈尊来此请里宝出面,但里宝听之家康劣行断然拒绝,在阿部宽的重金劝慰与仕途利诱下,仍不答应。铁扎尔不甘受其屈辱,掉头离去。但阿部宽为保家康性命,不得不再次屈尊走进香宅。这次里宝不顾雪吟厉言,依然拒绝,并道出家康劣行实属罪有应得,不仅惹恼了阿部宽,也惹气了雪吟。阿部宽因里宝不识时务,欲拔刀取其性命,铁扎尔出手阻拦。但当里宝闻听振英的名字时,便改变了自己初始的决定,愿意为家康做讼师。一旁的雪吟闻之震惊不已,不敢相信相公要对付的竟是自己的初恋爱人谭振英……

次日里宝出现在振英正在审理由暖香居老鸨指控家康的人群中。老鸨指控家康威逼自己同意以三百两黄金将清莲的处子之身卖与他。老鸨因怕得罪九门提督,只好应允。在家康离去后,之栋却拿来三百两银子为清莲赎身,老鸨见二人情深意浓,又不忍清莲被家康这种富家子弟糟蹋,就成全了二人,当家康提钱来找老鸨要清莲时,听说清莲已嫁人,便斥骂老鸨,并怒言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第二天清莲二人惨死。家康在老鸨的指证下,仍然是理直气壮,无一点后悔之意,让振英实为恼怒。在罪证确凿下,想强行让家康画押认罪。旁听的里宝击鼓鸣冤来左右判案,抓住案中漏洞,指责振英在证人未俱的情况下,便武断咬定富察家康犯案,有失公允。振英措手不及,不得不退堂。

PPTV
评论本集(0)
我来写剧情

网友评论 1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