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第五季分集剧情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第五季分集剧情
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第五季(电视剧)10.0分
评分:

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第五季分集剧情 第19集

第19集 - 焚化炉内的血手印

夏洛克早上起床,对着镜子看着身上的淤青。这都是辛维尔留下,不过这让夏洛克明白了辛维尔的想法,也放弃了强迫辛维尔投案自首的想法。近一周都没有让人感兴趣的案子,乔恩和夏洛克都感觉很无聊,直到火葬场出现了离奇命案。

火葬场的工作人员周末后第一天上班,打开焚化炉却看到原本打扫干净的炉内多出来一摊骨灰,而炉壁内侧留下了一个血手印。马库斯、夏洛克和乔恩赶到鉴证科,看着眼前仅剩残渣的“尸体”。鉴证人员从残存的腿骨分析,受害者应当是两名男性。炉壁上的手印约二十厘米长,说明其中一名死者身材高大。但高温让血迹变黑,无法提取DNA和指纹。骨灰中还有一根高温变形的金属,鉴证人员确定是脚部的矫正器。夏洛克从骨灰中找到一枚戒指,他记得这枚戒指,是属于一名曾找过他麻烦的侦探,弗雷德·瑞克·卡比。

根据牙科记录,骨灰中的金牙和几枚臼齿的确属于卡比。夏洛克等人来到卡比的侦探社,试图找到是什么案子让他死于非命。卡比还有名助理拉蒙特,人却不在侦探社,也无法联系,怀疑就是另一名死者。在侦探社里只找到些捉奸之类的小案子,都没到置人于死地的程度。乔恩倒是找到一叠限制令,日期很集中,让人有些怀疑。夏洛克查询了申请人的姓名,发现他们都是一桩惨案的家属。

三十年前,贝特尼法院发生枪击事件,造成四死六伤。死者都是刚刚在法院宣誓的新移民,而凶手的妻子是这些人的公民教师。乔恩拜访了最先申请限制令的维吉尼亚,她的丈夫戈登是当时法院的法警,案发时中枪受伤,去年因病去世。在维吉尼亚家里,乔恩碰到了休斯顿,非常活泼的大学生,也是名优秀的投手。攀谈了几句后,维吉尼亚才收拾好孩子要带走的衣物。送走儿子,维吉尼亚开始讲述有关卡比的事。维吉尼亚从未与其他受害者的家属失去过联系,她认为死者不应当被遗忘,时常会组织一些纪念活动。但丈夫对这类纪念活动,总是有种抵制情绪。去年丈夫过世,又值惨案发生三十周年,维吉尼亚组织在法院大厅举办了小型展览会,以示纪念。而卡比却在这段时间里找到他们,用各种说法索取受害者的遗物。大家都认为他是个借贩卖惨案遗物赚钱的无良商人,便不约而同的申请了限制令。虽然卡比的行为很缺德,但还没到让人憎恨到想杀死他的地步。

乔恩没得到有用的线索,夏洛克却有了新发现。卡比曾伪造工作证进入贝特尼法院,夏洛克调取枪击案的物证,发现沾有四名受害者鲜血的宪法宣传册上的血迹,与照片中维吉尼亚举行的展览会上陈列的并不一致。卡比用假物证,调包了真物证,而网上并没有销售信息。夏洛克详加分析,认为卡比可能是为了调查切尔诺贝利的核事故。

在枪击案发生前一年,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事故,成百上千人死亡。阴谋论者认为是美国策划了此次事故,并收留了制造事故的四名核电站工作人员。而贝特尼枪击案,就是苏联的报复行动。或许卡比偷取物证,就是为了检测血液中的钯残留,因触及到国家机密被杀。从卡比的通讯和转账纪录里,夏洛克和乔恩很容易就找到了负责化验的专业人员。可他们没想到的是,卡比并不是检测辐射残留,而是在做亲子鉴定。只可惜,鉴定结果并没有找到匹配的基因。

鉴定单上的另一人是卡特·吉普森,卡比的档案柜里有相关资料,但找不到他与枪击案有任何联系。在警局里,乔恩查到卡特·吉普森只是化名,真名叫卡特·邓威蒂。其母亲丽塔·邓威蒂也是当年枪击案的幸存者,而他的父亲正是枪击案的凶手。有理由认为,卡特怀疑自己并非凶手之子。也许卡特在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后,愤怒之下杀死了卡比和他的助理。带着这种猜测,警方对卡特的公寓进行了搜查,发现公寓内一片狼藉,血迹四溅。从门口的邮件和垃圾桶里腐臭的垃圾可以看出,已经有几天没人居住。邻居反应,几天前曾听到过撞击金属的巨响,以为是汽车回火也就没有在意。

公寓里有只备用的脚部矫正器,照片也显示卡特的确跛足。结合遗落在公寓的手表和药物来看,卡特才是焚化炉里的那名身材高大,被活活烧死的人。再次调取卡比助理拉蒙特的记录,发现他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呆了近一周时间,没有作案的可能。重回卡特的公寓,夏洛克仔细查看飞溅到天花板的血迹,再看看周围,阵列橱里有腓骨肌肉萎缩康复协会的合影。卡特两次获得协会的毅力奖,奖品是一只棒球大小的大理石纪念球,其中一只石球已不知去向。结合这些情况来看,卡特和卡比是在这里被人用大理石球砸死,凶手反复挥动石球,血液才溅到了天花板。

腓骨肌肉萎缩是一种父系遗传疾病,而卡特父亲和爷爷的家族里并没有出现过这种症状。三十年前惨案发生后,人们一直不知道凶手为何会在自己妻子所工作的地点开枪。现在想来,很可能和婚外情有关。但要调查几名死伤者家族中是否有腓骨肌肉萎缩症并不容易,夏洛克还是从血液分析入手,他以实物比例大小进行血液飞溅测试。即使以他勤于锻炼,又精于棍术的手臂力量,也无法达到现场血液的飞溅距离。由此推算,杀死卡特和卡比的凶手臂力异于常人,已达到可以进入棒球大联盟的水平。说到这,乔恩想到一个人,维吉尼亚的儿子休斯顿。

休斯顿被传唤到警局接受讯问。从当前调查结果来看,父亲是凶手的阴影一直笼罩着卡特。在雇佣卡比并找到有可能证明自己并非凶手之子的证据后,卡特急于向大众公示真相。但这对休斯顿却不一样,如果让公众知道自己的父亲与丽塔·邓威蒂有染,损失的不仅是家族荣誉,他自己也可能因为患有潜在的腓骨股萎缩症而被迫终止棒球生涯,失去上百万美元的职业合同。这就是杀人焚尸的动机,休斯顿当然不会承认这种建立在推测基础上的结论,而且他的教练保罗主动到警局自首,承认杀死了卡特和卡比。

保罗交待,卡特和卡比一再纠缠休斯顿,并威胁声张出去,以敲诈钱财。不知所措的休斯顿找到教练保罗,保罗出面谈判却因一言不合在卡特公寓用石球砸死二人。保罗的供词讲明了作案细节,的确很难找到破绽。夏洛克却不相信,教练为爱徒顶罪并非没有先例,更何况保罗年事已高,双手又有关节炎,不可能举得起大理石球。在仔细搜索了卡特公寓附近的垃圾桶后,夏洛克和乔恩找到了作案凶器,那枚失踪的大理石球。石球上都是休斯顿的指纹,可见休斯顿在作案后,出于习惯将球抛进了几十米外的垃圾桶,这才造成了邻居听到的巨响。球丢得又远又准,不愧是优秀的投手,但这也成了休斯顿定罪的确凿证据。

(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第五季分集剧情及大结局系电视猫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