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后卫师剧情,绝命后卫师分集剧情
绝命后卫师(电视剧)10.0分
评分:

绝命后卫师分集剧情 第1集

第1集 - 项与年冒死送情报,红34师临危受命

1933年5月,国民党军队发动了第五次围剿,中央红军越来越陷于被动的局面。由于王明“左”倾路线控制了中央领导权,坚持打堡垒战、阵地战,苏区全线告急,红军伤亡惨重。

当时,留守在闽西松毛岭的红军共五六千人。敌军逼近,长汀、连城苏区群众组织了运输队、担架队、慰劳队奔赴前线,福建长汀县委书记李坚贞等人冒着生命危险,同红军一起修工事、抬伤员、运弹药。

陈树湘所在的红军101团战友死亡人数达385。这时,有人向团长陈树湘报告:“丘老丸子可能逃跑了,因为他战前说自己就小丸子一个侄子,死了家里就绝后了。”陈树湘认为不可主观揣测。他说:“生死存亡之际,谁不想家?”并怒斥汇报的人:“你刚才说的话往轻里说,是不负责任。往重里说,是侮辱红军英烈的尊严。”恰巧此时,丘老丸子的侄子小丸子跑过来哭诉:“我的叔叔死了,被埋在很深的弹坑里,可我扛不动他,就只能把他埋在那儿。我就这么一个叔叔!”陈树湘抱住小丸子,意味深长地说:“你不止一个叔叔。这儿每一个人都是你的叔叔,都是你的哥哥,咱们是亲人啊!不难受啊!”

团长陈树湘带领全团剩余战士祭奠死去的战友,在木制的红军烈士墓牌前细心地系上红飘带,以告慰在天之灵。并表示:“牺牲的386位战友,你们生是红军战士,死是红军之魂,党不会忘记你们,人民不会忘记你们。”

红军102团团长苏达清在行军转移途中昏迷不醒。陈树湘与苏达清是好友,他对担架上的苏达清说:“咱哥俩可在井岗山约好了,你要是就这么扔下我,是不是太不仗义了?!”后来,谢天谢地,苏达清终于醒过来了。

为打开中央苏区的东线大门,直取中央苏区,蒋介石电令李延年、宋希濂等部十几万人,向松毛岭进逼。陈树湘对坚守在松毛岭的战士说:“咱们就得把这些闽西子弟安全地带回闽西。”

9月,敌人向松毛岭发起猛攻,飞机大炮轮番轰击,红军据险与敌激战。战事一直持续了七天七夜,红军终因势单力薄,向后撤退,松毛岭一线遂告失守。

陈树湘等人所在的红五军团奉中革军委命令撤出“松毛岭保卫战”的战斗,进行转移。陈树湘、苏达清、蔡中率领的闽西三个团回苏区的路被国民党封锁了,伤亡惨重,只能绕道龙口,到达石城,可是那样离白区更近了,路上危险重重。陈树湘等人斗智斗勇,利用十分钟的短暂时间,过了国民党派兵巡逻的桥,到了龙口。

1934年9月21日,国民党在取得第五次围剿战役优势后,蒋介石在庐山牯岭,召开秘密军事会议,制定了对中共中央苏区发起最后一击的“铁桶计划”,该计划包括调动150万军队、1000辆军车和200架飞机,以求一个月内将红军主力压迫到以瑞金为核心的狭小范围彻底歼灭。蒋介石扬言“剿共大业,毕其功于此役”。

在江西九江,卧底任国民党情报处长机要秘书的中共地下党员项与年,深感事关重大,秘密与党组织联络。项与年与另外3名地下党员及时在情报处长的别墅碰面,相互通气说:“苏区中央有灭顶之灾。三天之后,情报处长才能从庐山回来。别墅里有我们所需要的各种工具。我们只有两个小时时间,复制所有文件。干!”大家复制完文件后,在城外遇到国民党派来的追兵。一名地下党员对项与年说:“这里离瑞金还有1200多里路,有800里是白区,设有层层封锁线。我们四个人不可能同时逃走。这样吧,我们三个人引开敌人,掩护你一个人逃出去。”并劝说项与年这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项与年应当义无反顾地逃出去。项与年为了安全,在逃亡过程中,忍痛用石块敲掉了自己的四颗门牙,扮作衣衫褴缕、浑身恶臭的乞丐,躲过重重关卡,历尽艰辛,跑到瑞金。项与年等人不声不响做了一件改变中国共产党、改变中央红军命运的大事。

在部队转移过程中,小丸子受到国民党部队的枪击,临死前,他要听团长陈树湘讲一个毛主席的故事。陈树湘说了一个毛主席挎枪的故事:“毛主席不爱挎枪。但在宁岗红四军成立的大会上,毛主席特别高兴,就挎了一把枪,晃晃悠悠地走到朱老总面前,说‘朱老总,毛泽东向你报到’。朱老总讲‘算喽。我看你挎枪的样子,远没有你挥笔作诗的样子好看。’毛主席就即兴作了一首打油诗‘背上驳壳枪,师长见军长;朱毛一会师,愁死他老蒋’。”年仅15岁的娃娃兵小丸子在陈树湘怀中死去,陈树湘悲痛不已。

另一方面,国民党第27军军长李云杰接受了蒋介石授予的中将军衔,抓紧部署合围事宜。

广昌失守,形势紧急。红五军团首长接到瑞金中革军委电报后,决定将红100团、101团、102团三支原闽西部队整合。并召开会议,就“中央红军将何去何从?”等问题,征求大家的意见。团长问陈树湘:“想听听你对当前的形势有什么看法?”陈树湘吞吞吐吐地说:“广昌失守”他言下之意中革军委判断失误、指挥不当。直脾气的苏达清心直口快,抢过话头:“首长让你说你就说,现在这种打法儿就是洋人唱洋戏。”苏达清刚说”打洋仗不行“,又被102团政委程翠林打断,程翠林认为中革军委指挥正确,但现在形势是苏区红军与国民党军队一比十。

陈树湘冷静地列举了第1次、第2次、第3次、第4次历次反围剿的胜利成果。并指出第4次反围剿战役开始的时候,红军只有七万余人,战役结束时红军反而扩充到了八万余人,问题的症结不是出在“一比十”上。

程翠林认为陈树湘就是想说”现在中央的军事路线是错误的“。苏达清毫不客气地说:“为什么现在屡战屡败,连苏区都要丢了?是因为没有从实际出发将运动战和游击战相结合。毛主席现在靠了边。”

红五军团首长当众宣布中革军委关于组建红34师的命令。任命原101团团长陈树湘同志任红34师师长,原102团政委程翠林同志任红34师政治委员。

红34师由于在之前的作战中损失惨重,实际兵力不足两个团。军团首长对34师下达了紧急“扩红”任务。程翠林表示坚决完成“扩红”任务。军团首长说还有一件事情。

(绝命后卫师分集剧情系电视猫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