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分集剧情
隧道(电视剧)10.0分
评分:

隧道分集剧情 第1集

第1集 - 被杀案件连连发生,光浩追击犯人惨遭袭击

该剧正在播出,立即下载观看》

隧道口的一束光,撕裂了伪善之人阴暗的面具。朴光浩一声怒吼,像最初一样,奋不顾身地向前追击着行凶者,案件的真相触手可及,可就在这时,犯人回头一阵怒砸,朴光浩应声倒地,头上鲜红的血液模糊了视线,眼前邪恶的背影,在自己的手边渐行渐远,消失在隧道的尽头。

1985年,一个朴实的村子里。

一个小偷模样的人不停地向前跑,身后,作为警察的朴光浩一边破口大骂,在后面死死追击着,小偷精疲力竭,一不小心,倒在脚下的泥泊中。朴光浩赶过来,反手便把小偷抓住,却发现小偷停止了挣扎,浑身却不断颤抖。顺着小偷所指的方向,朴光浩看到不远处,一具浑身青紫,身穿短裙的女尸,正倒在泥地中,瞪着眼睛望向地面。

朴光浩愣住了。

勘察现场,追击案犯。这便是朴光浩的日常生活。

新闻曝光了尸体的照片,还在没有定论的情况下大写特写,朴光浩在电话中大发雷霆,正准备到报社质问报道此事的吴记者,却被班长和警署的老小挡住了去路,班长没来得及解释来由,便用发胶将光浩的头发撩了上去,还将一条鲜艳的领带系在脖子上,没一会,邋遢的朴光浩变得光鲜亮丽。朴光浩看着阵仗,便知道班长又要介绍相亲。在班长的生拉硬拽之下,还是无可奈何地妥协了。

看到这个名为妍淑的女孩子,光浩不知为何变得莫名紧张起来。妍淑就像自己的名字一样,婉约美好。

妍淑看着光浩手足无措的样子,露出了恬淡的笑容,细细打量着面前这个脸红的七尺男人。店里认识的妹妹春姬看到光浩,风风火火地坐在一旁,谄媚地笑着,光浩急忙解释自己和她没有关系。妍淑不禁觉得好笑,平常办起事来勇猛果敢的优秀刑警,竟在人生大事面前变得如此可爱。

离开茶馆,妍淑走在前,光浩远远地跟在身后,看着妍淑娇小的背影傻笑着。突然,一个卡车驶来,光浩急忙握住妍淑的手,将她拉到一旁。妍淑第一次和光浩有了这样的亲密接触,心怦怦跳了起来。光浩反应过来急忙撒开。但过了一会,又吞吞吐吐地开口:

妍淑小姐,您的手好凉啊。

不介意的话,我能牵着你的手吗。

如此莽撞又直接的话语,敲开了妍淑的心门。

又一天,一具一模一样,死相凄惨的女尸倒在湖边,光浩不禁感到气愤。距离上次的女尸案件,仅仅半个月,如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据警署老小的调查,死者在前一天上午还健在,可见凶手是在昨天下的手。

案件组在警署吃午饭,吴记者不速而来,谄笑着坐在警察周围。老小看到吴记者在四周巡视,迅速将案件的照片收好。光浩没有搭理吴记者,继续低头吃着饭。吴记者与警察高谈阔论,表达自己天马行空的分析。受害者均为身穿短裙的女人,可见案犯是多么的讨厌这种光鲜亮丽的女人存在于世。

警察不禁感到荒唐,吴记者这才将妍淑在门口的等候的事情告诉恶光浩,光浩听到名字,飞一般地跑出门,妍淑正站在门口,静静等待着光浩。

光浩又惊又喜,妍淑怎么会突然来看他。妍淑神秘的一笑,晚上,那个“一闪一闪”是你吧。

一闪一闪?光浩陷入沉思。

半个月的时间一直忙于处理案件,光浩总是抽不出时间给妍淑打个电话表达心意,晚上巡逻时,光浩郁闷的蹲在地上,揣测妍淑会不会像自己一样,一直在想念他。手指躁动不安地拨弄手电筒,一明一暗,惊扰了对面的店铺,引得店铺主人跑出来大骂。

回想起来,光浩十分惊奇,你怎么会知道。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选择和你相亲吗。你是刑警,一定是个善良正直的人,你没给我打电话,不正是忙着抓捕犯人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能等你电话,一起约会吗。

光浩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便开心的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坚定地点点头,绝不让妍淑等太久。

光浩一天到晚不间断地审讯死者身边所有可疑的同学,亲戚,却丝毫没有找到破案的线索,光浩与班长在茶馆中垂头丧气,老板娘端来热茶好生安慰。光浩看了看四周,今天怎么不见春姬。只有老板娘不以为然,自己这个女儿一定又是去印刷店呆着了。

凌晨,老板娘急匆匆地跑到警察署,叫醒正在含税的老小全刑警,春姬不见了。这次与以往不同,连自己最宝贝的存折都放在店中,平时是寸步不离的。老板娘心中十分不安,春姬可能出事了。

老小觉得可能是老板娘太过担心,春姬经常夜不归宿,不会出事的,便让老板娘回去等待消息。

清晨,警察驱车赶往荒僻的农田,春姬一袭红衣,浑身青紫,以同样的姿势,同样的表情躺在地上,没有了呼吸。

老板娘绝望的趴在地上,失声痛哭。

这一次,老小再也没有呕吐,而是一声怒吼,悲愤地跑向无边的田野中。光浩渐渐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短短几个月内,不断有清纯靓丽的女孩惨遭毒手,凶手如此热衷于沉浸在自己的死亡艺术中,究竟是为了什么。

法医解剖尸体,断定春姬大约在晚上九点左右死亡。光浩仔细观察,突然发现春姬双脚被丝袜紧紧捆住,面色青紫,也许凶手并不是某个死者身边的人作案,也许这几个女孩,根本就是一个人杀的。

班长打断了光浩的凭空猜测。一口咬定是熟人作案。回到警署,所有警察出动,对春姬身边认识的熟人全部审讯一遍,笼罩着一层浮躁的气息,光浩无心关注审讯的过程,他努力冷静下来,从春姬记录的账本开始,寻找可疑的人物。突然,光浩想起之前老板娘提到,春姬近期特别爱去一家印刷厂。翻看账本,每一天都有印刷厂的收账记录,光浩决定去印刷厂一探究竟,正准备叫上老小一起前去,这才发现,老小并不在座位上,不知去了哪里。

光浩走出警局,看到老小颓唐的坐在门口,低头不语,看到光浩走来,才缓缓开口:

老大,我想辞职。

如果不是我的疏忽,也不会让春姬命丧他手。

会的,小子,光浩痛斥道。

老板娘报案的时候,春姬已经死了,你有时间来这里哭丧,杀死春姬的犯人还在逍遥法外,你每次死人都想要辞职的话,那你就别再这里干了。

老小擦擦眼泪,跟着光浩向印书厂走去。

光浩仔细盘问了在这里工作多年的老员工员工指了指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干活的年轻人,光浩打量了一番这个眉清目秀,长相帅气的男人。春姬爱慕金某已久,经常一起在印刷厂吃饭,献尽殷勤。看着这个金某人畜无害的样子,光浩想要怀疑却苦于没有证据,只好离开了印刷厂。

班长碍于上级的压力,在一次开会群策群力,但无论证据,目击证人,都丝毫没有进展。同事嘲讽地说道,除非再发生一起案件,才能得到证据。光浩赌气地扔掉手电筒,只知道案件发生才跑到案发现场搜寻有什么用。

案件没有任何头绪,但光浩与妍淑的感情却日渐进展,终于在某一天,二人结为夫妻,每天妍淑幸福地依偎在光浩的身边,两人日落之时,回到温馨的家中。

晚上,一个女孩正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看着自己手中为丈夫买到的领带,一脸满足的向前走着。丝毫没有注意背后,一个黑影已经紧紧跟在了后面。

女孩走着走着,突然感到背后一阵阴冷,回过头,却并没有人影。继续向前,背后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女孩看着静谧的四周,不禁感到心慌起来,于是拼劲全力向前奔跑。终于,还是没能躲过黑手的袭击,被背后的凶手压倒在路边。

老小敲开光浩的门,又一起同样的案件发生了。

死者徐熙秀,新婚不久的新娘,一岁孩子的妈妈。

光浩已经无颜再面对眼前发生的一切,走到被害者家门外,看到丈夫抱着孩子,站在门口眼巴巴地张望,光浩踌躇不前,这样的消息,实在难以启齿。

丈夫得知消息,发疯地跑到案发现场,抱着孩子,双手颤微微地掀开白布,妻子清秀温柔的脸庞,就像睡着一般,躺在冰冷的地上,丈夫瘫坐在地上,嘴里还是不肯承认妻子已经死亡的事实,撕心裂肺的大哭起来,孩子还在咿呀学语,在寒风中也嘤嘤大哭。光浩看着这戳心的场景,伤心地撇过头不忍直视。

新娘与以往不同,与凶手有挣扎搏斗的痕迹。一个拼命想要活下来,一个拼命也要杀死对方。什么样的人性,才会有如此泯灭的心理。

光浩暗暗发誓,一定要抓住你。

光浩根据现场发现的领带,一路追查到附近的军队,于是将所有与被害者相关的军人统统叫来审讯,与之前一样,嫌疑也统统排除,眉目也越来越小。

痛失爱妻的丈夫面对这样的结果,痛彻心扉,对着光浩大声呼喊。光浩沉默不语,任凭亲属将怒火发泄到自己身上。徐熙秀的葬礼在湖边举行,丈夫将骨灰洒向清澈的湖中,母亲瘫坐在地上,痛哭声撕裂岸边的夕阳。光浩在远处静静看着,孩子学会了走路,在妈妈的葬礼旁欢快的踱步,丝毫不知自己的未来,最爱的亲人已不在身边。

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光浩漫无目的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妍淑出门,看到丈夫正坐在家门口发着呆,妍淑静静坐在身旁,紧紧握住光浩的双手。温柔的陪伴化开了光浩强装坚强的新房。

妍淑啊,作为警察就是为了保护这四方的人,可我呢,什么都没做到。

徐熙秀的丈夫半年来日复一日的来到警署中询问新的情况,可案件早已没有了新的进展,而这半年同样的案件屡屡发生。光浩不知道如何向丈夫解释。正在光浩十分烦躁的时候,吴记者再一次跑来窃取消息,被光浩一通大骂。看着丈夫每一次失望而归的背影,光浩的眼神日趋坚定。

又一个女孩,双手捆绑,死在黑暗的隧道中。

光浩更加仔细,查看尸体身上的痕迹,突然,看到脚后跟被点上了点,光浩回想之前发生的一桩桩案件,突然灵光乍现,急匆匆跑到法医的衣冠中,重新翻查实践报告。

凶手在每一个尸体上都标记了号码,按照顺序,一次标上了点。第一次在田野间看到的尸体是一个点,到了这一具尸体,应该是五个点。

但这一次发现的,竟然有六个。第五具尸体,遗漏在警方的视线中。

班长着急全部搜查队全城搜寻第五具尸体,然而大海捞针,尸体依旧没有被发现。光浩在家中修整,自己已经好久没有陪着妻子,不一会,自己还要回到警局调查。妍淑笑了笑,将做好的便当交给光浩,在家门口分别时,妍淑掏出一个口哨,挂在光浩的脖子上。

有危险一定要吹哨子,我会跑来救你。

光浩被逗得哈哈大笑,开什么玩笑啊,我可是警察。

自己好久没有仔细看看妻子的面容,光浩承诺,自己一定尽快抓到犯人,等到一月三号,妍淑生日的那天,自己带着妍淑坐游轮度假,还会买来玫瑰花,送给心爱的妻子。补偿许久分居的时光。

妍淑目送着光浩离开,直到光浩伟岸的背影,消失在无边的夜色中。

光浩与老小彻夜未眠,将案发的地点全部标记了起来一并研究。按照规律吧,光浩终于发现,犯人最初在家中附近作案,渐渐杀人有了自信感后,地点越来越远。光浩兴奋地带着老小感到第一处案发的地点——水亭里堤道

询问了几十处人家,都没有一丝与案件有关联的线索,一天过了大半,还有许多人家没有查问。正当两人想要放弃搜寻时,突然听到两个小女孩的哭声,光浩走近,一个初中样子的小姐姐,正在安慰自己的妹妹。村子里的狗无端失踪,自己家里最疼爱的小狗也一起不见。光浩觉得十分奇怪,于是上前询问情况。姐姐忍住哭腔,向光浩说出了自己的所见。

近期村中的狗频频丢失,在自己家的狗丢失之前,自己分明看到一个高中生哥哥,总是在家门口游荡,直到狗丢失之后,哥哥却否认自己见到过家中的狗。

光浩按照女孩的指引,来到一处破旧的房屋。周围杂草丛生,显然许久不再住人,光浩推开生锈的院门,远远看到房子下面,埋起了一个个小土坡。光浩发疯一般徒手挖掘,直到感觉到手上沾满了鲜血。老小再一呕吐起来。光浩瞪大了眼睛,急忙叫来警察对房子进行挖掘,所有狗的尸骨,渐渐重见天日,曝晒在阳光之下。

光浩回过头,恶狠狠地怒视着正站在身后的高中生。

警察按照光浩的指令,一个个排除狗的尸骨,班长感到荒唐,一对狗的尸骨能说明什么。

光浩不愿再推翻自己的判断,凶手一定将狗作为练习工具,进而杀害了六个无辜的女人。

班长不屑一顾,一个高中生怎么会有如此歹毒的心性。光浩不愿再费唇舌,跑回审讯室,死死盯着正在幽闭空间中瑟瑟发抖的学生郑宇勇

郑宇勇颤抖地舌尖都在颤抖,但无论光浩如何审问,自己都绝对否认杀过人,光浩抓起郑宇勇的衣领,不想死就给我乖乖自首,为什么杀了那些女人。

郑宇勇的嘴角突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杀人,需要理由吗。

光浩被这一句简短有力的话气得发抖,越过桌子便对郑宇勇拳脚相向,班长来到审讯室,死死抱住光浩,才让半死不活的郑宇勇得到一丝喘息,班长告诉光浩,郑宇勇有不在场证明,人不是他杀的。

光浩停下拳脚,震惊地看着班长,怎么可能!

走出警局,郑宇勇坐上一辆豪华轿车,班长深深鞠躬,目送轿车离开。

光浩坐在警察局冥思苦想,还是不肯放弃,拿起手电筒,跑向了最后一具尸体的案发地点——华阳邑隧道。

走进昏暗的隧道,光浩的手电便失灵,烟头一闪一灭,光浩很快就察觉到,是香烟的味道,有人在里面。

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正坐在死亡的现场,回放着自己杀人的快感。

将女孩打得奄奄一息,挣扎不得,再粗暴地脱下鞋子,将脚上的丝袜紧紧勒在脖子上,直到女孩再也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行凶的过程,在光浩面前一遍遍上演。

光浩大吼一声,男人立刻起身逃跑,光浩拼尽全力向前奔跑,隧道太过幽暗,光浩睁大眼睛,却也不见一个人影,正当光浩放松了警惕,一个石块砸向了光浩的后脑勺,应声倒地。

鲜血模糊了眼前的视线,凶手的面孔,化成了一个模糊的焦点渐行渐远。脖子上的哨子滚到一边,手电再一次发亮,哨子在光线的照亮下熠熠生辉。

有危险的时候,记得吹响它,我会陪在你的身边。

妍淑不小心被针刺到了手指,抬起头,看到一月三日一天天走进,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光浩拼劲全力伸出手,自己与哨子仅有一指之隔。

光浩闭上了眼,陷入无尽的昏迷。

(隧道分集剧情及大结局系电视猫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