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剧情,隧道分集剧情
隧道(电视剧)10.0分
评分:

隧道分集剧情 第4集

点击观看8集视频

第4集 - 申教授为破案吐露心声 第七名死亡少女再出现

光浩失望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看到自己的房子内闪着火光,走近一看,屋内正燃烧着熊熊烈火,光浩着急地四处求救,都没有人回应,只好拿起手边的棒球棍, 一棒敲碎了玻璃,用水扑灭了炉灶上的火。正当火势有所好转,申教授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看到厨房一片狼藉,申教授并没有感到惊讶,而是从容地收拾起来,光浩看到申教授,感到十分惊奇,原来,两人住在同一栋楼中。

第二天,申教授正要出门,光浩在后面喊住了她。孤男寡女虽不是同处一室,但住在一起也十分不便,光浩想要让申教授搬走,申教授没有搭话,扬长而去。光浩也十分无奈,怎么现代的人都对人这么爱答不理的。

远处的全班长开着车,在暗中偷偷观察着光浩。

全班长一路跟着光浩来到人事处,只见光浩颓丧地走出来,愤怒地扔掉纸团,等到光浩离开,全班长走上前,询问招待的工作人员光浩在求证什么,只见工作人员无奈地说,他一定要调查一位根本不存在的人,叫做申妍淑。

全班长目瞪口呆,这正是嫂子的名字。

正当光浩苦恼自己是否应该对全班长说出实情,一转身,全班长正站在身后,热泪盈眶地看着他。光浩急于解释,被全班长一把抱住,我是成植啊,前辈。

二人紧紧相拥。

两个人在饭店中聊起了这几十年发生的事情,老小已经衰老,变成了如今的队长,而自己莫名其妙地被传送到现代。询问起当年的案件,队长叹了口气,自己始终没有破解这桩案件,但这之后也再没有女人命丧他手。对于光浩穿越的原因,全班长也一无所知。88年的朴光浩,三十年后的妍淑,来到这里统统没了消息,全班长答应光浩,一定帮他找到嫂子的下落。

临走前,全班长郑重其事地说道,前辈,你可不能再消失了。

金善载正在与睦法医一起下棋,闲暇之时睦法医对于医科大学毕业的金善载励志当警察的事情十分好奇,金善载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泰希打来电话,让金善载告诉光浩今日案发的地点,还没等金善载拒绝转告,泰希边挂断了电话,与此同时,申教授也发来短信,约定两人学校见面。

光浩在街上正好奇地环视着街边的一切事物。正准备过马路,一辆车在光浩面前唰地停了下来,挡在光浩面前。二话不说,便带着光浩来到了今日报警失窃的现场。

现场一片狼藉,屋内的贵重物品一扫而空。金善载吩咐光浩确认小偷的逃跑路线,自己在屋内逐一搜查,走到二楼的卧房中,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孩子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正准备下楼,被金善载喊住,正准备询问些什么,孩子突然间撒腿就跑,二人拼命追赶,才终于抓到。

两人将小孩押送回警署,经过档案调查,小孩已犯有多次前科,本案虽不是主犯,但也是负责把风的从犯。金善载根据现场状况,认定对房子熟悉的人极有作案嫌疑。便开始联合同事们一起展开调查。全班长开始下命令时,不知为何突然对光浩使用敬语,三人十分诧异。全班长不知该如何解释两人的关系,急装严肃,留下光浩一人看守抓到的小孩。

申教授与洪校长在一起坐在一起聊天,申教授并没有露出任何表情,依旧冷冷地回应着洪校长的问题。洪校长看着眼前这位已成大人的申在伊,不禁开始回忆,十五年前,两个人的初遇。

十五年前,申教授还是个年幼,不知为了什么,被叫到审讯室进行审问。年轻的洪校长来到年幼的申教授面前,笑容温和与申教授打招呼。两个人,就在这样的境遇下相识。

洪校长不禁感叹,在伊啊,你的成长让我很欣慰。

金善载来到学校与申教授见面,申教授省去客套,一上来就询问自己的失恋判断为何只猜对一半。金善载笑笑,因为静爱并没有和杀人犯在一起。

申教授这才懂得金善载的含义,然而金善载也误解了所谓失恋杀人的含义,在杀人犯的眼中,静爱早已是自己的女人,无需静爱承认。

金警卫,您没有跟踪过别人吧,试一下,你会更了解犯人。

好啊,申教授,你也应该没有被跟踪过吧。

申教授眼神突然黯淡了几秒。

光浩留在警署,摸索着警局内自己从没见过的玩意,倒了一杯咖啡,从小孩面前经过,看到光浩,小孩大声哀求,让光浩放自己出去,光浩不以为然,自己怎么会傻到放他走。

如果,我知道下一个失窃地点呢。

众人在外调查一无所获,回到警署。看到关押处空无一人,急忙叫来了光浩询问。光浩轻描淡写地说,自己查问到下一个失窃地点,是在大现洞174号,直到地点后,便放小孩回去了。

全班长听后十分无语,前辈怎么会轻易相信警察说的话。其他人也十分懊恼,纷纷指责光浩不动脑子,光浩莫名其妙,自己可以肯定,案发现场就是在大现洞,结果又被金善载讽刺了一番。见众人不肯相信。光浩失望至极,叫全班长进屋谈话,全班长低着头,乖乖跟了过去,泰希与敏河看到全班长对一个后辈毕恭毕敬,不禁感到奇怪。

屋内,光浩训导全班长,我是怎么教导你的,警察就是被欺骗一万次也要去确认。

全班长羞愧地点点头,向光浩解释,如今的小孩和以前的不一样,不会乖乖地说出实情的。

见全班长还是不肯出动抓贼,光浩只好叫上吴司机亲自前往。来到这家门前,光浩爬上吴司机的车,向屋内窥望着情况。果然,两个蒙面的盗贼,出现在房屋的院子中。

光浩翻身进屋,在身后追赶,最终还是体力不支,让两个盗贼逃走。

警局接到消息,立即赶到大现洞。来到门口,金善载看到门前保安公司的商标,似乎在哪见过。来到后山,光浩正在训话,金善载无心羞愧,正在紧密思索着门口的商标,突然想起之前失窃的那一所房子的门前,贴着同样的商标。还未等光浩说完,便开始着手安排调查名为“SAFE”的保安公司人员。

金善载与光浩两人决定来到小孩家中,搜集关于“SAFE”的相关信息,光浩敲了敲门,无人应答。光浩感到奇怪,晚上的时间一个小孩还能去哪,光浩推了推门,门居然就这么被轻轻推开。两人预感到事情不妙,走进家中警觉地观察。金善载问到了血的味道,顺着气味来到卫生间,才刚刚放走的小孩,却在卫生间被人残忍杀害。

金善载摸了摸小孩的脉搏,已经没有了呼吸。

光浩又气又恼,突然,柜子里发出动静,两人再次警觉起来。走进一看,竟还有一个小女孩,抱着鞋子昏迷在柜子中。光浩急忙拨打急救电话,送女孩就医。警察赶来勘察现场,敏河与之前盗窃的脚印比对,应该是同一团伙所为。

金善载来到柜子中,模仿着小女孩向柜子外面窥探,面前有一个小孔,小孔所能包揽的视野,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小孩被杀的全过程。

来到法医鉴定所,这位被杀害的小孩名为伊东宇,父亲去世,母亲离家出走,只有伊东宇与妹妹秀晶相依为命。观察东宇的尸体,是被刀子穿破肺部致命。

金善载接到电话,秀晶已经醒来,于是没有对光浩解释,转身便离开赶往医院,两人一起来到秀晶的病房中,秀晶面色苍白,面无表情地望着窗外,无论光浩如何安慰秀晶,依旧闭口不答。金善载喊来申教授求助,来到医院,自己也不知如何与秀晶交流,金善载告诉申教授,秀晶哥哥被杀害,年幼的秀晶看到了被杀的全过程,申教授看了看眼前这个可怜的小女孩,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心痛,金善载将时间留给申教授,自己默默离开,光浩不知金善载想要干什么,气愤地跟了上去。

接连几次的无礼让光浩失去了耐心,终于忍不住,在金善载后脑勺给了一巴掌。金善载也忍无可忍,照着光浩的脸来了一拳。光浩教训金善载只知道抓犯人,丝毫不会理会被害者的感受,如果不是不听取自己的意见也不会造成今日的下场,金善载,根本不配做一个警察。说完,便回了金善载一拳,两人在医院门口大打出手。

两人回到警局,各自搜寻线索,光浩一张张翻查着保安公司职员的名单,翻到其中一页,一行小字引起了光浩的注意。这一页的职员因为盗窃被勒令辞职。光浩看了看职员的照片,从眉目间,光浩突然回忆起自己追赶那两个蒙面盗贼时,眼睛与这个职员极其相似,于是想要起身前去调查。这时金善载也搜到伊东宇常去的网吧地址,两人怒视了一眼,分头走出了警局。但还是一同来到网吧,调查伊东宇与这个曾经盗窃的罪犯信息。经过询问,这个在SAFE工作过的职员名为卢勇镇,与伊东宇在网吧中十分要好,经常在一起玩游戏,卢勇镇还会承担伊东宇的游戏费用。与他们一起的还有一个人与现场盗窃和杀人的脚印一致,很有可能,卢勇镇与另一个人便是杀害伊东宇的凶手。

金善载查找到卢勇镇曾经负责的区域,步下警察进行埋伏围捕。但蹲守了一晚上,丝毫没有可疑的人出现。终于在早晨,两名同样蒙面的盗贼,迁入房间偷盗后,溜出了家门,两人等待时机,将两人一举拿下。

申教授自从来到病房后,秀晶依旧冷漠无言,不肯与周围任何人说话,一连几天,申教授一无所获。某天晚上,申教授再一次来到秀晶的病房中,这一次,寡言的申教授主动开口,对秀晶讲了一个故事。

秀晶啊,我也是亲眼目睹父母死亡的人。

那是,年幼的申教授只有十五岁,别墅突发大火,现场十分混乱。申教授因为太过害怕,只好远远地站在外面,眼睁睁看着房屋烧焦尽毁。父母被活活烧死在房中。因为太过冷静,所有人都将罪名指向自己。年幼的她就这么第一次被叫到审讯室,接受冷冰冰的盘查。我就这么带着儿时的愧疚与委屈,活到了现在。

秀晶啊,你可以什么都不做,你也可以做点什么。

金善载赶到医院,恰巧在门外听到了一切。

秀晶突然默默啜泣。终于开口说话。

那天下午,哥哥突然火急火燎地赶回家,听到门外有粗暴地敲门声,哥哥将自己抱进了衣柜中,嘱咐自己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能出声。看到自己点头,哥哥才放心地跑去开门。一开门,卢勇镇与同伙便闯进家中,恶狠狠地看着他。

哥哥死不承认自己供出地点的事情,但早已被卢勇镇识破,同伙听到柜子中的动静,想要到屋内查看,被哥哥一把抱住,卢勇镇以为哥哥想要反抗,一拳将哥哥打进洗手间。抓住哥哥的头发,从背后伸出一把水果刀,果断地刺向哥哥的肺部。

哥哥血流不止,瞪大了眼睛瘫坐在地上,同伙胆小,吓得不知所措,卢勇镇威胁同伴上前补刀,同伙哆哆嗦嗦地拿起刀子,心一狠,再一次刺向了哥哥。

等到两人离开,哥哥才放心地向自己的方向看去,临死前,嘴里还不停念叨:千万别出来,秀晶啊。说罢,便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了呼吸。

一切实情,真相大白。

两个杀人犯逮捕入狱。秀晶的身体也渐渐好转。出院前,小女孩抱着申教授送来的巧克力,跟着警察一起上了车。申教授在远处远远地目送,秀晶看到申教授,笑着向申教授挥手道别,申教授第一次露出久违的微笑,如同十五岁时的自己,回应着秀晶。

金善载在背后,看着在阳光下沉默不语的申教授,突然隐隐有些许动容。

偏远的湖外,一个男人对着自己刚刚残忍杀害后的女人,悠闲地点燃一支烟,默默离开。脚踝上,七个黑点清晰可见。

警方看了看再一次被杀害的女人,不禁叹息道,金善载又要来警局大闹一番了。

果不其然,金善载接到消息,立刻跑到负责接案的警署,父亲打来电话,金善载没有理会,径直闯入警局。被警察死死拦住,金善载失去了往日的冷静和沉稳,对着警方大吼,拼了命也要查看尸体。自己一定要亲手抓到,当年在手中溜走的杀人狂魔“郑浩英”。

光浩与同事们在警局吃饭,也看到了这个消息,泰希和敏河也猜到,金善载此时一定在那里大闹一场,光浩不知其中的含义,敏河解释道,这个杀人犯是金善载之前没有抓住的犯人,金善载没有什么大案要案破不了,唯独此案成了他心中无法磨灭的伤痕,这么多年,金善载无时无刻不在关注郑浩英的行踪。

光浩明白了来龙去脉便不再追问,吃饭时,光浩偷偷叫出全班长,询问妍淑的下落。全班长其实早已搜查过,但并没有妍淑的居民登记,也许嫂子从此不再出现,全班长看着光浩期待的神情,只好撒谎说自己马上就能找到。光浩放下心来,便到警局查找另一个朴光浩。

来到警局,警察交给光浩几封未签收的邮件,嘱咐光浩交给另一个朴光浩。光浩翻看着邮件,一辆肇事警告引起了光浩的注意。上面拍下的肇事车辆的车牌号,正是那天被醒来后,在街上差点撞到自己的那辆车,车中的人,难道是88年的朴光浩?

昏暗的教堂内,教父神情紧张,倾听着忏悔者讲述自己的杀人经过。

自己并不想杀死第七个女人,她还有孩子。

但自己真的忍不住。

忏悔者戴上帽子,迎着月光,静静离开了教堂。

(隧道分集剧情系电视猫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隧道讨论区全部(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