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外
庭外

中国内地|汉语普通话|2022年|电视剧 犯罪 |共20集

导演: 张黎 黄伟 |编剧:指纹 |主演:罗晋 焦俊艳 夏雨 李光洁 李宗翰 高叶 程怡 万茜 »更多
9.3

84人评分

评分60人想看

大结局:乔绍廷萧臻设局抓旷北平

电视猫 时间: 2022-08-10 20:01:25

萧臻根本没来得及报警,就和方媛、乔绍廷一起被抓,宗飞得知三个人的身份赶过来,态度却很嚣张,似乎也是第一次见到床上躺着的朱宏,房东是看在宗飞面子上才让朱宏进来的,但宗飞并不知道当时朋友送来的人长什么样子。

宗飞看着桌子上的注射器,知道里面的毒品只能吃不能注射,价格昂贵毒性极强,看样子朱宏应该是注射了过量毒品导致的死亡,但桌子上还有一个尚未注射的药物,宗飞要给乔绍廷三人其中之一注射上,乔绍廷极力要求只给他注射,没有痛感的萧臻突然挣脱了绳索推了一下宗飞,没想到注射器直接扎在了宗飞的脸上,宗飞正要发火命人捉拿萧臻三人的时候,鲁南赶到将三人救出去,可刚出屋门就被宗飞的人给围住了,四人即将要遭遇危险的时候赵馨诚带人闯了进来,原来赵馨诚已经盯着宗飞好几个月了就等收网了,没想到却闯入了几个不速之客。

乔绍廷想起邹亮死的时候车里也有类似的注射器,怀疑和朱宏是注射了同样的东西致死,因此向赵馨诚求证,赵馨诚却只能告诉他这种毒性致死率,却因为尸检报告并未出来,无法做出决断,也无法确定他们使用的是否是同一批生产出来的冰D。

乔绍廷去找了严裴旭说出了自己找到朱宏的事情,严裴旭责怪乔绍廷追着不放,因为朱宏就是烂命一条,他喝醉酒打人,女儿也从未过过安生的日子,早就该死了。乔绍廷却认为邹亮和朱宏也是同样的毒性致死,也好奇严裴旭是如何认识宗飞的,也好奇为什么严裴旭要害死朱宏。

严裴旭见事情瞒不住了,就如实说出一切,当初是朱宏吸毒成性欠下外债,被王博和雷小坤追债,不慎掉入了大海之中,幸亏笼子并未锁死他也深谙水性死里逃生,之后就电话联系严裴旭想要就此“死去”断绝那些追债的人。严裴旭本不想管朱宏的任何事情,但又怕他回去找严秋母子,只好答应了将朱宏找个地方藏匿起来,宗飞就是他这个时候认识的,在严裴旭的口中就是因为金钱的关系才找到了宗飞帮忙藏匿,后来严裴旭实在无法养活朱宏了,为了朱宏他已经花光了积蓄,朱宏却非要让严裴旭给钱买毒品,否则就要去找严秋,严裴旭这才动了杀心,明知道那个毒品是可以致死,故意给了朱宏。而严裴旭原本没想害死邹亮,可邹亮知道宗飞安置了朱宏,利用此事讹诈他,他不得已才想利用D品害死邹亮。

乔绍廷希望严裴旭能去公安局自首,到时候还能争取宽大处理,得知事情结果的萧臻认为乔绍廷能提前透漏消息给严裴旭,完全是为了严秋,乔绍廷也并未否认,显得格外紧张。

章政突然退出了会长的竞选,大家都认为这次必然是旷北平被选上,反而是薛冬认为这次旷北平可能要完蛋了,章政是不想被人挖深了去剖析无辜躺枪,这才主动退出,到时候媒体也就找不到由头去评论了,但只要旷北平没了,那么两年后这个会长的位置还是章政的,所以章政并不急于一时。

随后薛冬又来找了乔绍廷,希望他能在所有事情平息之后去他的律所工作,乔绍廷提醒薛冬小心干不掉旷北平,而他就需要考虑自己该何去何从了。此时赵馨诚打来电话,质问乔绍廷和严裴旭说什么了?并且要求乔绍廷立刻去公安局。

原来严裴旭突然横穿马路被车撞死了,还特意给家里留下了一份意外保险书,表面是意外,实际上却是畏罪自杀。薛冬认为情况很明显,就是严裴旭主动自杀,否则也不会特意将意外保险单放在家里,如果家里没人知道他买保险,那么也不会有保险公司会主动赔付。这句话也让乔绍廷想起了邹亮的死和鲁南说过的话,一直找不到邹亮的录音证据,可能就会藏在别人名下的车辆里,作为行走的保险箱。

乔绍廷想起了最后一次见到邹亮是他死在了自己的车里,应该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任何人,而且即便银行和保险公司知道死讯,也不会主动找家属结算清户,随后乔绍廷和薛冬果然在江州银行发现邹亮设立了保管柜,也在这里发现了邹亮藏起的金条和录音证据。乔绍廷要将录音交给萧闯,认为如果交到津港就不可能有真相浮出水面的一天,萧臻也将萧闯受处分被停职的事情告诉了乔绍廷,乔绍廷收起了冲动,将录音给了萧臻保管。两人的争论被公司一个小职员听到,躲在厕所里偷偷发了消息出去,可没想到刚出来就被洪图给堵在了门口。

旷北平很快得到了消息给萧臻打电话,言下之意就是想要录音,萧臻提出自己的条件,两人相约在海边见面,生怕萧臻录音,旷北平还将她的手机丢入了大海里,并且拿出了很多的现金给萧臻。

洪图将小职员带去见了章政,从她第一天应聘开始他们就知道了她是旷北平的眼线,也知道她是旷北平的私生女,但章政却告诉小职员,旷北平是不会认下她这个女儿的,不管她为旷北平做了什么。

萧臻拿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确认了萧闯可以正常工作,萧臻将录音给了旷北平,还如实说出这个录音是备份,真正的原件在她手里,将来如果有必要也可以拿着旷北平的把柄。

萧臻戳破了旷北平的假面具,也知道他一直都惧怕乔绍廷,乔绍廷也有可能将相对公平实现的人。严裴旭以前烧锅炉时候曾经救过旷北平的命,所以他才会一直想要报答严裴旭,邹亮造假还有朱宏的事情,都是旷北平想要保护严裴旭的方法。在旷北平看来邹亮和雷小坤、王博这些人都是社会的蛀虫,死不足惜,在他看来自己所作的一切也是为了正义,他协助了朱宏的炸死,也故意打压乔绍廷,还间接导致了邹亮的死亡。

旷北平承认了所有的罪行,赵馨诚带人过来抓捕了旷北平,还拿出了证据,原来旷北平去银行提现的时候,窃听器就被银行的人放在了钱袋子里,旷北平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录音笔会是自己带来的。其实一切都是因为乔绍廷对旷北平太了解了,知道他一定会测试窃听设备,也会扔了萧臻的手机,提前就和警方做好了准备。

萧臻也告诉乔绍廷当初是薛冬找了她帮忙,但她一直都不知道薛冬是受了章政的要求,萧臻也好奇乔绍廷是从始至终都知道,还是不知道,乔绍廷如实说出了自己察觉后的事情。萧臻认为乔绍廷是温暖的人,但如果他想要牵制章政,必然有一天也会成为章政的敌人,但萧臻也表示以后会联合乔绍廷干掉章政,乔绍廷忍不住笑了。

韩彬替乔绍廷还了钱将他的车赎回来,让代驾给乔绍廷送去,并且传达一句话他也不喜欢欠人情,同时也表明他是被乔绍廷误会的。

(庭外大结局系电视猫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上传剧照图片

庭外相关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