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囚凰
凤囚凰(电视剧)9.3分
评分:
喜欢
910人喜欢

凤囚凰第34集

第34集:楚玉河灯做手脚戏弄暗处的敌人

电视猫

时间: 2018-03-13 00:44:48

眼看争吵越来越激烈,楚玉一气之下想要动手,幸好刚刚被封为贵人的红袖及时劝住了。今日是拓跋弘的寿宴动手确实不好,不过楚玉也不是好欺负的,她让刚刚言语羞辱她的那位贵女从这里爬出去,让她也尝尝被人羞辱的滋味。

没有了讨厌的人,楚玉得以和红袖好好说说话。楚玉担心红袖入宫后被欺负,不过红袖倒是不在意这些,她入宫后那些孩子就再也不用忍饥挨饿了。这是红袖的选择,楚玉也不好再说什么。回府路上,突然事故,王府的轿子被拦了一下,有个可疑之人一闪身消失了。楚玉自从来到大魏,已经经历了无数刺杀,这次应该还是冲着她来的。

凤囚凰第34集剧照容止楚玉轿子被人拦截

过不了几日就是女儿节了,楚玉一直喜欢热闹,容止问她想不想去,他话还没说完,楚玉就转身离开了。此时,马中良急匆匆地赶去容止府上,马雪云已经几日不吃不喝了,病恹恹地躺在床上毫无生气,看到父亲过来,她走火入魔一般地求父亲杀了楚玉。马中良答应了她,但是不是现在,留着楚玉对容止有好处,还不能动她。马雪云才不管这些,楚玉就像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一日不除,她就一日不能安心。

楚玉想参加女儿节的灯会,兴致勃勃地和清越一起制作河灯,兰若看到后提醒她们这样不行,必须要在灯座上放置木板才可以。清越听后一阵风似的跑出去,找不到木板就把主意打到容止最喜欢的梧桐树上,她抱着大树忏悔许久,拿起斧头砍了下去。沈遇远远地看到清越的行为,哭笑不得地报告给容止。清越做事向来简单粗暴,容止听后也只是笑笑,并没有责怪的意思,楚玉想出去放灯,容止提前安排了一些事。

女儿节当夜,皓月当空,异常热闹。楚玉和清越抱着河灯想要去河边放灯,容止早早地就等在丹枫轩外,打算陪楚玉一起去,他们相视一笑,刚要走就被马雪云的贴身侍女拦住了,马雪云生病了,容止不得不去看她。马雪云其实并没有什么事,她只是不想看到容止对楚玉好,容止和她之间本来只是交易,但是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爱上了容止,如果容止一直冷心冷情不爱任何人,她还不会如此嫉妒,但是看着他对楚玉好,她就怎么都无法容忍。马雪云的爱太疯狂,满是嫉妒和算计,这样的爱容止承受不来。

楚玉去了河边,突然就没有了放灯的心思。拓跋昀带着乐蕴前来放灯,乐蕴的河灯突然着火了,拓跋昀要惩罚制作此灯的下人,乐蕴想到了更好玩的方式,她拿了一只玉镯出来扔进河里,声称只要那下人能找到镯子就放了他。看着那人大冷天里在水里扑腾,乐蕴异常开心,随即拿出更多的镯子扔进河,声称只要谁捞上来就是谁的。很多人贪图钱财跳了下去,楚玉看得揪心,天气太冷,已经有人冻死了,乐蕴却不管这些,只管开心大笑。

凤囚凰第34集剧照乐蕴丢手镯到河中取乐

楚玉拦不住乐蕴,也没了放灯的兴致,早早地回到府中,本来想要和容止说说乐蕴的事,看到容止一心抄书理都不理她,楚玉忽然就不想说了,走之前还把一杯水泼在容止的书上,以示愤怒。她走后,容止把最上面那一页拿下来,下面的那一页才是他刚刚画的,正是楚玉的画像。

楚玉回到丹枫轩与清越兰若一起聊天,她告诉兰若一定会有人去捞她的河灯,那日从宫中回来的时候有人跟踪她,她料想他们不会放过任何机会搜集与她相关的东西,特意在河灯上涂了痒痒粉,拿到她的河灯的人肯定得痒得恨不得剁手。是夜,齐恒在河的下游抓到一个捞河灯的孩子,那孩子专门等在那里捞那只河灯,那灯一定有问题。在拓跋昀的逼问下,那孩子承认是有人让他去捞的,并且和他约好在他平日里栖身的破庙相见,那人给他剩下的酬金。拓跋昀观察那盏河灯许久,在灯座里找到了无字纸张。那纸张在火焰上方方可显字,拓跋昀看后急忙进宫去见拓跋弘。

拓跋弘宠爱红袖,今夜就歇在她的殿中。红袖手上的相思豆手串与拓跋弘儿时的玩伴有些关系,拓跋弘寿宴上赐封也是因为看到了这个手串想起了故人。拓跋昀进宫的时候,拓跋弘已经睡着了,红袖把进来通报的宫人打发了。

(凤囚凰剧情系电视猫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凤囚凰第34集相关看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