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毛钱特效的《镇魂》成为暑期网剧最大赢家

电视猫 2018-07-16 17:14:28

合格的IP改编剧不胜在原著剧情的完全照搬,而胜在原著的“气韵”沿袭, 无论做得好与坏,《镇魂》都有值得探讨的部分。

 作为镇魂大军的一份子,不会剪视频,不擅做表情包,所以只能随便写写,半安利半讨论地,来聊聊《镇魂》。

​关于演员:信念感

原创剧本的人物构建有赖于编剧、导演、演员三方的共同架设,观众内心不会有一个“预设”。而IP剧难就难在,观众的内心已经有原著“预设”的情况下,演员应该进行什么样的构建,剧情或许可以依靠“原著党”内心的线索进行脑补,但角色走形就是走形,哪怕是“原著滤镜”也极难拯救。

可以说,《镇魂》能有如今的态势,两位主演功不可没,《镇魂》的背景变动如此之大,而在这一点上两位老师表现仍然极为出彩。

事实上就目前的剧情而言,赵云澜这一角色在剧中被削弱不少,除了肉眼可见的“实力”层面,还有“镇魂令主”一条线的缺失,使得相比于沈巍而言,赵云澜角色的阅历感和层次感大打折扣。但是白宇老师对于赵云澜的塑造依然扎实,最触动我的属性不只是“插科打诨” “外骚内柔”,而是最重要的——“通透练达”。

 这些是不能在剧中“写”出来的信息,但是白宇“演”出来了。

发现沈巍实为黑袍使的段落,剧中关键的触发在于赵云澜闻见衣服上幽畜的血腥味,这一段白宇老师的处理是“闻-愣-翻-盯-笑”,这短短几秒的戏剧张力所营造的丰富感真的太漂亮了。

更精彩的是什么?是无数个镜头里白宇老师需要含着棒棒糖来讲台词,可你不会感觉到他的吐字有含混不清(而且只会感觉赵处真甜,比糖还甜),难度大概堪比乔治六世含着玻璃球治结巴,台词功底之扎实,可见一斑。

 而朱一龙老师的“眼技”在此刻就是开挂的存在,初见时候的震惊,心虚时候的闪躲,情绪激动时候红了的眼眶,偶尔的垂眼一笑。我的室友形容其为“这种眼神确实是可以穿越一万年的”。

在取得观众“赵云澜本澜,沈巍本巍”的评价之前,他们已经在表演的时候这样相信着了。

 关于改编:叙事感

既然是评论,想夸的要夸,想提的建议也还是要提的。

我个人的接受度比较高,我能接受编剧因着种种原因而不“照搬”原著,可以做添删或者修改。但是在它从“书”变成“剧”的时候,我的评价模式就会转成“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剧”。即故事是否完整,人物是否清晰,节奏是否适当,逻辑是否自洽。

具体来讲,《镇魂》改大背景、世界观,个别角色的人物设定——譬如林静,我尽管可惜但也能够接受。真正要说的,支线的剧情或许可以有更好的处理。我能理解编剧或许想使得这些支线情节能够有“单元剧”的气质,但好的单元剧胜在形散神不散,独立的故事本身的逻辑链条和感情推进应当自洽,而放在整个故事体系的推进过程之中也应当有所助益,而不只是在短暂的时间里匆匆讲完一个案件然后留下观众的“???”而已。

另一方面,某些剧情的取舍和改动上面还是有问题,譬如山河锥当中变成了桑赞亲手杀死汪徵的父亲以及删去两人青梅竹马的感情背景,加上叙述的节奏太快,演员没有细节的打磨,使得原作中本来确实感动山河的感情到了剧中变得格外吊诡,两个人的情感羁绊来得莫名其妙结束得稀里糊涂。

而相对比较好的改编,我个人觉得例如“长生晷”单元中李茜奶奶的去世。原作的设定其实是非常现实的,甚至现实到有些残酷。而在剧当中,可能考虑到一些社会价值层面的影响,做出的修改是李茜的奶奶最终因为不愿意拖累李茜选择自杀——编剧选择隐藏了人性当中固有的“恶意”而以“善意”取代之。我可以接受这样的改动,甚至觉得这样的改动是“好”,因为它在不影响主线推进的情况下有能自洽的逻辑和另一种视角的价值。

相对好的“添加”,应该是“镜子爱人”的一部分,这个故事和其他的短案件相比好在,故事完整,叙事节奏得当,角色的情感是有渐进的,所以不会令人“莫名其妙”,而最后的结局事实上也在给观众提出一个“我觉得值得思考”的问题。

抛去各种花里胡哨的东西,剧目的创作者的核心目的是“把故事讲明白,讲流畅,讲动人”,很遗憾,我觉得在这一点上《镇魂》做得还远远不够。

关于《镇魂》的改编问题之前网上讨论了很多。我们的确无法得知在最终成型的工序之中,编剧的成分占多少、制片方的成分占多少、后期制作以及某些妥协的成分占多少,但事实上对于任何一个当前的文艺作品的观众来说,这些东西也是不会也不能得知的。 

——这是我发自内心希望IP改编,甚至是原创作品能够做到的。

 想写剧评的原因一方面是我喜欢两位主演老师。无论之于话剧舞台还是之于影视荧幕,我总说“好演员是人类的财富”,他们是人世间美好梦境的织造者,所以我从不吝惜对于他们的夸赞。

而另一方面,看剧的时候我也在看弹幕,事实上我们会从中发现,年轻一代早就不是也不该是“喂什么吃什么”的观众了。他们能够辨别什么样的演员对于角色的诠释是合格的,能够辨别什么样的剧情是符合逻辑的,能够判断故事的推进和节奏是否合理,情感的渲染和积累是否得当。

演员与文艺作品相互成就,观众的能力同样与文艺作品的发展紧密相关。作品好坏与否,观众是越来越会懂得用手投票的。

此文献给认识不认识的镇魂女孩们,网络一线牵,撕逼容易,快乐难得。

给白宇、朱一龙两位老师,希望未来两位老师能接到更多的好剧本,塑造更多好角色。

给《镇魂》这部小说本身。

本文系电视猫原创内容。
未经许可,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

相关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