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语录
侦探语录

中国内地|汉语普通话|2020年|电视剧 悬疑 犯罪 |共26集

导演:温德光 |编剧:王耀康 |主演:高至霆 张鑫 王泷正 曲高位 刘恩尚 陈雅丽 刘奕君 王劲松 »更多
7.6

17人评分

评分20人想看

第1集:朝廷都统被刺杀 年轻警探破迷案

电视猫 时间: 2020-10-25 22:44:06

夜幕暗沉的森林中,一群顽童正兴致地玩着捉迷藏,忽然寻人的小男孩一声惊声大叫,小伙伴们匆匆赶来,竟看到一片无头尸体被吊于树上。这是一八九一年天津城外的福元县,十二位年轻的镖师被砍去头颅,可县衙对此案却束手无策。有人提议,将十二人的头颅与身体缝合并邀请颇具名望的冯家当家人冯万江将这些人祭祀复生以讯问案情。谁料,冯万江竟真的作法将这些死人复活过来,看着棺材中坐立起的死尸,县丞慌忙跑上前去,意图询问出真凶是谁……

清末年间,官兵如匪,民不聊生。百姓们无以充饥,官府却不肯放粮。看着窗外强抢粮店的百姓被官兵暴力压制,都统府校尉莫季明是一阵感慨。都统府参领梁锦天焚烧着信件,他坚信腐朽的清廷定会被推翻,可无奈自己身份已经暴露,刺杀都统的计划只得由莫季明完成。莫季明表示,不久后都统的寿宴便是个机会,届时都统府会大摆宴席,只要依计行事必能成功。

高都统在宴客厅发表着感谢致辞,警务公所副总办巴方图谄媚地在一旁附和。可高都统并不买账,还责怪他竟让乱党如此猖獗,实在是废物一群。巴方图虽是尴尬,却也只能笑着附和。看着洋洋自得地高都统,天津商会会长骆玉鼎是满脸的不愉快,兀自转身往一旁离去。此时,都统府外两个男人拉着一车煤炭往府内小跑来,声称厨房急着用煤,经过都统府杨副官的一通盘查后总算是放了行,而这一煤车之内隐藏的正是计划暗杀都统的参领梁锦天。

高都统在宴席上言辞凿凿地说着因国库空虚,清廷要将商人们自己投资建造的铁路收归国有。偏偏一位年轻人不给他这个面子,声称清廷当初许诺过铁路的利益归商人们自己所有,现在竟要让他们空手无归。高都统不满地示意一旁的杨副官,杨副官二话不说,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徒手杀死了此人。这一举动引起了骆玉鼎极大的不满,高都统企图以乱党的罪名蒙混过去,可骆玉鼎却是站起身来据理力争,原来这人正是天津商会的理事。一旁的巴方图见了这阵势,赶忙走到二人中间作和事佬,骆玉鼎无可奈何也只好忍了这口气。

几杯酒下肚,高都统忽觉得头痛难忍,只好由人搀扶着上楼休息。谁料,这刚走才一会儿,众人便听见一声枪响。身着黑衣的梁锦天矫健地翻出墙外,莫季明和杨副官带人紧追在后。匆忙之中梁锦天被提前放置在地上的四角钉扎穿脚底,他拖着一条腿奋力跑出巷子,和一个骑着自行车的男子相撞在一起。梁锦天顺手抓起地上的男子做了人质,在后退之时却又踩到了地上的四角钉,身体一闪,被莫季明一枪毙命。这时,被挟持的人质竟然匆忙走到梁锦天的尸体旁查看,他便是警务公所一级警官谭伯顿。

谭伯顿表示这桩案子应由警务公所负责,可杨副官哪里会理会这么一个小小的巡警,正在二人对峙时,巴方图和骆玉鼎也闻声而来。好在这巴方图会说话,三言两语便解了围,可谭伯顿却一口咬定,这梁锦天并不是真凶。谭伯顿称呼着骆玉鼎伯伯,他说自己要进到都统府才能查明真相,骆玉鼎为他作了保,众人回到都统府意欲一探究竟。谭伯顿环顾着都统府的四周,又探查了煤车等现场物证,内心已将自己的推测做了实据。

谭伯顿将四角钉、梁锦天的尸体和手枪摆放整齐,说出了自己推断地结果。他挑明,这个案件就是一出双簧戏,梁锦天只是个演员,而莫季明才是行刺者。莫季明蛰伏在偏房外,刺杀守卫后朝高都统开枪,而梁锦天以枪响为号向外逃跑让众人误以为凶手是他。莫季明当即否认,自己仕途坦荡都拜都统所赐,怎么会刺杀都统。谭伯顿眼神犀利起来,义正言辞地说道,他想杀死的根本不是都统,而是梁锦天。

都统府外刺客逃跑的路线有两条,而莫季明却非常迅速地就将众人带往正确地方向,且未分派其他兵力,这说明他早就知道刺客会往这边逃跑,而提前撒下的四角钉也是有力证据。莫季明哪里会因为这么几句话就缴械投降,谭伯顿一个轻笑,数出了自己共听到的八声枪响,第一二声是追捕刺客时的勃朗宁枪声,最后击毙梁锦天的也是勃朗宁。杨副官使用的是左轮,而莫季明用的正是勃朗宁。勃朗宁只能装六发子弹,一发刺杀都统,一枪追杀刺客,一枪击毙梁锦天,那么莫季明的枪里应该还有三发子弹,而梁锦天的弹夹是满的。

杨副官数了梁锦天的手枪,却发现里面竟是五颗子弹。原来,莫季明也想到了子弹数量不对的问题,他提前换走了梁锦天的手枪以掩人耳目。可是,谭伯顿在查看梁锦天的尸体时,将自己的枪同梁锦天的枪调换。所以,谭伯顿手里的枪是梁锦天的,而莫季明的枪是谭伯顿那把刻有谭字的,没有装子弹的“善良之枪”。这就证明了莫季明打算杀了梁锦天以掩盖自己的身份并向都统邀功的计谋。

士兵前来报告高都统已经清醒地消息,众人刚为抓住了凶手松口气,就传来了高都统被人杀死的消息。在众人都被这起刺杀案吸引目光的时候,厨房里一名一直磨着刀的厨师潜入房间,将高都统一刀毙命。发生了这样的大事,谭伯顿自是被委以重任。可是,谭伯顿突然感觉头痛欲裂,他凭着仅存地理智,恍恍惚惚地往家里奔去。

舅舅范克真和舅妈骆玉瑶看着这么慌张跑进家门的侄子是满脸疑惑,可谭伯顿顾不得这些,他赶紧跑进房间拿出藏在枕头下的药瓶,吞下了药片,可耳边还是想起了另一个人的声音。镜子里赫然出现了另一个和谭伯顿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只是二人的姿态性格却是完全不同。原来,谭伯顿因为幼年的刺激,患上了精神分裂一般的症状,这个镜子里的人就是体内的另一个他。

这个人言辞犀利地点出今天案件中谭伯顿疏忽的疑点,那名厨师如何进入的都统府,这究竟是何人做的局?更是提到了一个名叫加贞的女孩儿明日就要回来,以此刺激谭伯顿。谭伯顿筋疲力尽地瘫坐在床边,却是无言以对。而此刻,一艘远洋油轮上一个妙龄少女正望着海上的风景,等待着归来和重逢。

(侦探语录剧情系电视猫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上传剧照图片

侦探语录相关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