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洪睿10.0分
评分:

张洪睿简介

英文名Danny血型
曾用名身高
国家或地区体重
生日毕业院校
出生地星座

张洪睿(原名:张含,Danny),中国演员。

早年经历

张洪睿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家里的民主气氛很强,父母从来不强迫他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所以洪睿从小就在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里成长。由于从小受到从事文艺工作的父母的影响,张洪睿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就是学校里的文艺骨干——唱歌、主持、表演,样样拿手。上高中的时候学校有个电视台,他在电视台做编导兼主持。由于每天都把心思花在制作节目上,洪睿的学习成绩每况愈下,老师父母开始找他谈话了。一方面是未完成的学业、一方面是对兴趣和爱好的执著追求,着实让这个当时只有十几岁的男孩迷茫了好久。最后,还是开通、民主的父母给了洪睿坚定的支持和鼓励。就这样,高中没毕业的张洪睿做起了演员。在这段时间里,为了维持基本的生计,他还在西餐厅里做侍应生,也曾在酒吧做调酒师,就是在最窘迫的情况下,他也没向父母伸手要过一分钱。他始终记得退学时父母说的那句话:“做自己想做的事,如果遇到挫折也不要后悔!”在做演员的这一年多时间里,洪睿觉得自己的经验得到了一定的积累,但应该再系统的学一些表演方面的知识,儿时穿军装的梦想也依然在他的脑海里萦绕,他决定考大学。在重新复习了两年后,张洪睿同时收到了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解放军艺术学院三所著名高校的入学通知书。但这次他不再犹豫,毅然选择了军艺:“因为上军艺能让我实现自己儿时穿军装的梦想。”

参演电视剧

《校园先锋》

大汉天子

《走向共和》

《强渡嘉陵江》

《海棠依旧》

乔家大院

《喋血1941》

天地真情

张洪睿专访

【初遇】

初识张洪睿是《大汉天子》里作为“江南八骏”之首的雷被,一个英俊豪迈,不无粗野之气,最终为儿女情长丧失大义的悲剧性角色。之后他频频亮相荧屏,主演了多部观众耳熟能详的电视剧,渐渐地对张洪睿越来越喜爱。应该说张洪睿不是那种有着青涩而阳光微笑的邻家大男孩,而是有一种张涵予般的“硬汉”气质,他那刚毅正派的外貌下所透出的是掩藏不住的属于成熟男性特有的沉稳而持重的魅力。

【结缘军艺】

张洪睿出生于军人家庭,从小便生活在民主和谐的气氛里,也许是由于父母都是部队里的文职人员,他们并不像其他一些军人以严苛的标准要求自己的孩子。相对而言,洪睿小时候的成长环境是自由而宽松的。洪睿谈到三岁时的趣事,那时还没有春节联欢晚会,只有些类似猜灯谜的游戏,算是春晚的雏形。在北京电视台活动现场,洪睿被导演相中并要求拍一个镜头。就是第一次面对镜头,他又哭又闹,折腾了好几次才总算拍完。从那一刻起父母便断定:这孩子胆小羞怯,没有艺术天分。正是如此,父母没有要求他到特长班学习,而是任其自由发展。母亲对人才的界定是“人一定要成材,或者是大衣柜或者是小板凳,大材小材都可以,但就是不能当柴禾”。这么通俗形象的比喻在洪睿脑海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父亲也说过“路是自己走的,走了就要为它负责”,因此小洪睿喜欢自己在纸上涂涂画画,有时也参加少年宫的合唱团,他的爱好比较博杂,这也许注定了他将来会成为演员,什么都了解一点,不精通也不要紧,至少可以演什么像什么。从小学开始洪睿就担任班长的职务,是一个乖乖的不用家长和老师操心的好孩子、好学生。之后洪睿顺利地考入北京西城外国语学校,在那里学习对外贸易专业。当时学校有自己的电视台,每期的电视节目都是同学们全程制作。洪睿加入学生会,成为广播电视部的骨干分子,不仅自己策划节目,还做主持人。在这一过程中他对电视有了越来越浓厚的兴趣。可是课外活动过于丰富势必影响其他方面,他的学业成绩开始下滑,老师频繁地找他谈话。初三时北方的一家影视公司下属的培训班招生,洪睿报名后顺利地通过三试,之后一年的时间他在那里学习。可是看着身边早已毕业的同学们似乎并没有很好的出路,洪睿整个人陷入里迷茫中,他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在百无聊赖的彷徨之际他被告知自己这种情况还是可以报考艺术院校的,于是开始备考。在这期间,洪睿被推荐到《校园先锋》剧组试镜,导演见到他眼前一亮,问他可以去河南拍戏吗,洪睿天真地回答道:“应该没问题,不过我还是先回家问问我妈”。导演笑着点头同意了,事后提起来导演说当时看到洪睿的一双眼睛,清澈见底没有一丝杂质,觉得他很适合剧中的角色,无可挑剔。于是洪睿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戏。在一流的剧组里他觉得演员这个职业还是有前途的,便更坚定了考大学的决心和信心。洪睿不属于应届生,只读过中专,因而在心理上有很大的压力。他在去补习班学习的间隙到一家西餐厅打工,年仅十八岁的洪睿每月可以领到七百多的工资,那份喜悦之情是不言而喻的。由于个子太高,经理认为他不适合做服务生,便安排他在吧台做调酒师。洪睿的勤奋加上灵气使他一学便会,很快地他的出色表现便得到了认可,不少外国客人会给他一些小费。对此洪睿很坦然,他并没有产生自卑感或者觉得工作低人一等,而是把它看成别人对自己工作的肯定和欣赏。正是良好而端正的心态在日后的工作学习中对他帮助很大,使他一步步坚实地走到了今天。在西餐厅打工的日子是自在而快乐的,直到一次很偶然的聊天改变了他的看法。餐厅里的同事问他是通过什么路子进来的,当时洪睿一下子愣住了,半天没弄明白别人的意思。难道在这里打工还需要“关系”,洪睿这才知道原来很多人竟然是通过“关系”才进来的,他反问那个人以后有什么打算,那人也是之前洪睿的表情,很惊愕,说以后当然是安心地在这里工作啊。顿时洪睿有种很悲哀的感觉,原来很多年轻人都是安于现状,根本没有人生规划和目标的。既然主宰不了别人就一定要改变自己,洪睿更加刻苦地准备考试,终于他如愿考上了解放军艺术学院,也结束了五个多月的打工生活。

初露锋芒踏入解放军艺术学院的大门,洪睿感到既兴奋又新奇,穿上军装的那一刻,他圆了多年来魂牵梦萦的橄榄绿之梦。足有半年的时间洪睿都是出于一种极度的欣喜状态下,他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因此总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看待周围的人和事。大一时洪睿的专业课仅得了62分,老师对他的评语是:站在舞台上像个导演似地,好像每时每刻都在考虑调度、布局,根本没有融入到角色里。老师的话一针见血,令洪睿很受打击,但他很快地调整好状态,投入到对专业的练习当中。他渐渐地有了自己的心得,慢慢接近着表演的本质。在大二结业的成绩单上,洪睿的成绩是92,全班第一名。作为军事院校,它的管理方面是很严格的,在有着军队作风的养成式教育培养下,无形中塑造着洪睿的性格,他变得坚毅有恒心,有较强的承压力,也很能够吃苦。大学毕业分配时,洪睿没有找关系,被分配到偏远的野战部队。他感到在那里自己所学的专业毫无用武之地,便决定继续留在学校服役,三年之后才复员回家。毕业那年他接拍了《大汉天子》,紧接着又到《走向共和》剧组试镜,通过后他在剧中出演重要角色梁启超。这部鸿篇巨制于2001年开机,投资4000万,历时10个月,是圈内人士公认的大手笔大制作。洪睿认为能加入到该剧的拍摄中是很幸运的,可是当时他的阅历尚浅,剧本又是力透纸背入木三分,很多时候他都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无法准确地把握剧本的深意。为了更好地塑造角色,他认真研读了厚重的《梁启超传》。拍摄的过程中他逐渐深入到人物的内心世界,传神地塑造出一代巨儒梁启超的荧屏形象。洪睿在拍戏时结识了李鸿章的扮演者——老艺术家王冰先生,本以为像王老这样有着不凡的辉煌人生经历的人是高高在上的,可没想到他很平易近人,俨然一位亲切和蔼的长者形象。王老把他传奇的阅历很简单很平淡地讲出来,就像在讲别人的故事。洪睿瞬间感到了王老的可敬之处。其实大多数人都很平凡,不要往自己头上套太多的光环,真正的名人是不需要标榜的。正如演戏也是一个道理,做一名演员就应该从内心喜欢自己的职业,而不是把它当成沽名钓誉、网罗金钱的手段。

在这之后,洪睿参加了黄健中导演执导的《海棠依旧》的拍摄,该剧汇集了王姬、李幼斌等前辈,他与海清搭档演一对新婚夫妻。洪睿饰演的绝种好男人——崔大林的形象可谓深入人心。由于对这一角色的出色演绎,洪睿的演艺事业超前大大迈进了一步,很多观众记住了这个老实、听话有点窝囊也有点小聪明的好男人。其实这部戏对洪睿的意义不仅如此,他讲到拍戏的一段小插曲。当时是拍一场媳妇离家出走后的戏,洪睿前前后后演了五遍,每次导演都喊停要求重来,到第五遍时他心里很没底,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慌张,动作上也有了顾虑,不知道究竟如何演下去,况且旁边还有工作人员为他计时。这时黄健中导演很不客气地责问他:“一场五秒的戏你演了五分钟,你知不知道在你演的过程里观众很可能已经切换频道了,你懂不懂什么叫表演节奏?”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洪睿恍惚间记起大学表演课上老师提到过节奏的问题,可时至今日他才意识到了表演的真正含义。洪睿说自此以后拍摄相当顺利,而且发现黄导其实很和气,他很感谢当时黄导的那番“严厉”的话。其实表演技巧是需要在具体演戏时才能够体会,这次拍戏他受益匪浅。洪睿还提到剧中崔大林的形象在生活经历和精神气质方面都与自己很契合,是迄今为止演过的角色中与自己最“像”的一个。正是这部《海棠依旧》很多人在大街上认出了他,洪睿还戏称连摊煎饼的大妈都会给她多加点面。

【戏中人】

一次偶然的机会洪睿加入到《乔家大院》剧组的大家庭里,饰演大掌柜马荀。当时他正在拍另一部戏《天地真情》,临时赶过去救场。进入剧组马上试戏,那场戏很简单也很流畅,一遍就过了,但导演稍后和他谈话,语调柔和地向他说明自己的看法,并给他建议认为假如可以如何演就更好了。洪睿觉得胡玫导演对剧本吃得很透,对人物的把握也很到位,于是他虚心地重演了一遍,效果果然比第一遍还要好。他说演戏就是一个不断学习不断改进的过程,没有一步到位的演员。

随着《远山》在央视八套的热播,张洪睿的演艺事业蒸蒸日上。他出演剧中的男一号明寿山,一个很有张力也很难把握的角色。洪睿以他精彩的表演把人物性格急剧转变的心路历程淋漓尽致地呈现出来。由于角色内心矛盾挣扎和心路转变过于频繁,他也感受到了表演的难度。与丁黑导演的交流中,他学会了多角度审视角色,把一个人物的性格“掰”得更碎,深入地挖掘角色的内质。就是这样,他克服了种种困难,用心完成了对明寿山的塑造。值得一提的是《远山》的拍摄异常辛苦,作为剧中的男主角,洪睿连续48小时工作的次数有四五次,三个月的拍摄期只休息了一天半,还是因为天气和场地的原因。有一次为取几分钟的镜头,洪睿整整在浑浊的河水里泡了7个钟头,头上还有不停淋下来的“大雨”。洪睿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酒店,还没有来得及吃上一口方便面暖一暖,就又被剧组叫去,转战另一个场景,继续拍摄。他坚持了下来,在他看来这不属于敬业与否的问题,而是身为演员就必须做到的。

在《我们的八十年代》里洪睿彻底颠覆形象,第一次出演了反派角色——秦光明。秦光明是一个永远带着微笑的“斯文杀手”,他非常有智慧也很有心计,总是利用身边人的情感弱点以及一切卑劣的手段去实现心中的每一步计划。他由当初的车间副主任爬到了市局领导的位子,表面上看他似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一切,而实际上他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悲剧人物。他的悲剧性是有关人性深层的悲哀,发人深省。洪睿根据剧本进行人物设计,赋予了秦光明一个显著的特点——“微笑”,剧中角色无论说多么无耻的话,做多么卑劣的事,都是和颜悦色,讲起话来也总是有理有利有节,让人恨得咬牙切齿,他那招牌式的微笑也令观众有砸烂电视的冲动。以至于洪睿的朋友在观看了他在剧中的表现后,和他聊天都有心理障碍。朋友们说话时和他保持距离,而且最见不得他的微笑,因为“秦光明”一笑他们便会心惊胆战。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洪睿演技的成熟和卓绝。他说:“观众的骂声是最好的礼物,骂声代表了不一样的喝彩,在我看来,那是一种别样的肯定和支持。”所以洪睿认为这次“自毁形象”还是很有价值的,这部剧在他的演艺生涯中有里程碑的意义,算是多年来积累经验的一次小迸发。其实生活中的张洪睿更像一位大哥哥,在他身边会有一种安全感。他厌恶尔虞我诈话留三分的交往方式,很真诚地对待身边的每一位朋友。他说话做事都是实实在在,从不玩虚的,有一种军人特有的耿直气。最难能可贵的是,洪睿是一个很有幽默感的人,和他聊天是一件美妙有趣的事,会感到身心放松,精神愉悦。

前不久杀青的《戈壁儿女》估计将于下半年上映。这是一部反映新疆建设兵团在新时期建设与作为的主旋律电视剧。剧中张洪睿回归成熟男人的经典形象,出演行走在戈壁沙漠中的沧桑画家胡杨。洪睿认为该剧是对屯垦戍边的当代阐释,是向中国乃至全世界人展示新疆的美丽富饶。谈到在新疆拍戏的趣事,洪睿说有一场戏,是在天山脚下拍摄。当时,张洪睿驾驶着一辆濒临报废的旧吉普,开在天山脚下陡峭的道路上,旁边是万丈悬崖。车里,除了他,还有女主角、摄像、灯光和录音,一共5个人。拍摄时,车在行驶途中,竟又突然熄火,为了节省大家的时间,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故障,张洪睿并没有喊“停”,他根据平时的驾驶经验,及时准确的运用了“别挡”的方法,让车在熄火的状态下,没有停车,从而顺利的通过了这场戏的拍摄。对此洪睿很开心,事后剧中女主角戏称这辆吉普车为(和谐号),而他也在这次驾车拍摄中,磨练了自己的驾驶技术。

【星路浅谈】

张洪睿演过的戏他必定找时间自己看一遍,从中全面审视自己,有欠缺的地方在下一部戏里他会改进,有精彩之处他会继续把它带到之后的演出里。言谈之间,发现洪睿是一个很有文学修养的人。他热爱古典名著,也喜欢法国文学,对很多经典的作品都有独到的见解。说起热播的《三国》,洪睿更是津津乐道,原来《三国演义》原著他读过不下七遍。不仅如此,为了对历史人物有客观立体的了解,他还研读过《三国志》。洪睿说到各大战争场面时简直如数家珍,令我这个文学专业的人自愧弗如。洪睿还建议我看《巴黎圣母院》的音乐剧,因为他第一次观看时被深深震撼了,音乐剧把人在各种皮囊下包裹着的灵魂呈现了出来,把一种世界大同的理想用诗意的方式传达给观众。从洪睿的明晰的思维和透彻的见解里,他的文学积淀与修养可见一斑。 影视圈就是一个名利场,几乎所有人都渴望名利双收。但是洪睿认为既然选择做演员,就应该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不能考虑个人在戏里的形象如何,而是尊重剧情需要去完成一个角色。他是一个内向喜静的人,宁愿静下心来读几本书也不愿把时间花在应酬上。洪睿说自己人生的每一次关键转折都很幸运,很受命运的眷顾,他觉得演戏更是一件令人享受的幸福的事,在戏里他可以尽情体验“百味人生”,处于完全放松的状态。洪睿有如此超然淡泊的心态,相信他的演艺之路会越走越平稳,日后必将登上事业的巅峰。

»查看完整张洪睿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