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太阳的月亮(电视剧)9.8
我评分:
喜欢
189人喜欢

拥抱太阳的月亮分集剧情 第16集

第16集

暄王想劝阳明离开月儿,阳明却说他已经做好放弃宗室地位而选择月儿的准备了,并句句反问讽刺暄王做不到这样,他既没法放弃君主位置,也放不下烟雨,而且不管是谁留在他身边他都没办法好好守护,句句说中暄王痛处。

宝镜看到月儿后,惊吓得不得了,她不相信烟雨能复活,月儿赶快说谎称她不是徐烟雨,而且烟雨的魂灵也让月儿转告她希望中殿娘娘能够幸福,想安抚宝镜的惊恐,可宝镜反应很强烈,还嘀咕道烟雨不可能那样希望的,这种反应让月儿隐隐有意识烟雨的死肯定和宝镜脱不了干系。月儿走后,宝镜脑子里出现13年前他父亲嘱咐她要想得到中殿的位置,就得收起怜悯心和负罪感,她现在却更加惶恐不安。

月儿从宝镜那里出来后不知不觉地走到了隐月阁,回忆起和暄王曾经的点点滴滴,她从楼上打开窗户时看见了暄王,竟心动无措起来,下来后和他说了几句话要离开时,他一把拉住月儿,他担心月儿在活人署会受苦,提出如果她要求他会给她换个遥远僻静的地方,背对着他的月儿嘴上说是不能让殿下为了她利用私心,其实她是不愿离开她日夜牵挂的他,暄王最后狠心说出让她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月儿含泪离开。

张露英来找月儿准备把实情都告诉她,月儿说她最不能原谅神母的是她没有把烟雨没死的事情告诉她父亲而造成许提学误以为是她自己杀死了女儿而愧疚自杀,张英认为她当时之所以那么做,一方面是履行好友遗言所以要救她,另一方面她和许父都是忠于朝廷的人,又不得不按照太妃旨意做事,她还说出当时害人命的咒术是需要祭物,公主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甘愿充当祭物参与咒术祈求了烟雨的死亡,但其实公主也完全是太妃手里的挡箭牌,即使月儿和陛下都揭露出真相,也只能隐瞒,否则公主就会因为忤逆罪受到严惩,而许炎也逃不了干系的。

公主从许炎父亲坟上回来后,目睹了许母对烟雨的思念,晚上一个人想起以前对烟雨做过的不可原谅的错事,就很惭愧,躲在墙角默默地流泪,她又想起13年前自己的天真,为了让许炎成为她的夫婿,她答应了太妃按照她的指示做事,才酿成大错。许炎过来安慰她,她在许炎怀里哭泣,求他能够原谅她,被蒙在鼓里的许炎也很纳闷公主会这样,就问她是什么事情,她只说全部都希望他能原谅。

知道了全部事实却又无奈没办法揭露真相与亲人相认,万分的纠结让烟雨很痛苦。

阳明到宫里要劝谏户判大人,在路上正巧碰见暄王,暄王就要听听他的谏言,阳明说活人署本应该是救人的地方,可现在却成了杀人的地方,平民该享受的物品和医药都被贪官霸占了,本该照顾病人的医女们都在忙着自己赚钱,因为国以民为天,阳明提醒殿下饥饿的百姓如果成为反动的力量,国家会受到危机的。

暄王在朝廷上斥责那些大臣们是坚守自盗的蛀虫,有官员提出增加巫女的税率来运营活人署,暄王反对并要求采用减少王室和官员的用度的方法,并警示官员们贪污受贿的事情要改正。

张露英觐见暄王,暄王问她咒术能否杀人,她告诉他如果咒术能杀人的话,施咒术的人也会死,黑咒术是有代价的,她本来还想向他坦白所有事实,但月儿嘱咐她不要告诉他,她不想暄王因此再次受到痛苦。

太妃了解到陛下最近召见了张露英,她起疑心就问张露英是为何事,张露英骗她暄王是为了让她和月儿不要到外面瞎传,而且还为上次见面时她一时鲁莽向太妃道歉,这下算是稳住了太妃的疑心。

月儿在活人署拿自己的例子劝慰了一个认为自己是父母包袱而想寻死的小女孩,阳明看到了心里暗自希望月儿不是烟雨,这样和殿下的姻缘就会就此了断。阳明用自己的俸禄给活人署购买了各种粮食和用品,还送给月儿一本医学书,看着认真看书的月儿,阳明越发被她吸引,而且有很熟悉的感觉。阳明要带月儿到许炎家,月儿迟疑了。

透过张露英的话,暄王猜出烟雨很有可能没有死,又记起和巫女月在宫里的纠葛,但他不明白如果真是同一个人,为什么又要装作不认识呢,他很纠结。

洪奎太找许炎了解八年前他知道的情况,但许炎说当时他在叔父家躲风头,他不清楚很多事情,离开时洪奎太逼迫许家的管家供出实情,他只说他发现他家小姐的坟墓在第二天就出现很大的被挖过的痕迹,雪儿正巧走过来,管家认出来了,雪儿一看见洪奎太就溜走了。

许母因为那次在闹市上瞥见游街的月儿,一直以来对这个长得酷似烟雨的姑娘都念念不忘,她打算捐些旧衣物和粮食给西活人署,许炎也要求一起过去。许炎告诉了许母殿下派人在秘密调查烟雨之死事件。

洪奎太把新得到的消息马上报告给暄王,而且他也已经认出雪儿就是巫女月的奴婢,暄王更加确信月儿就是烟雨,他马上到星宿厅要找张露英确认。

宝镜自从见到月儿后,精神变得越发恍惚不正常了,她经常会出现烟雨的幻觉,哭泣恐慌地躲在房间角落里,她现在很痛恨父亲当初就是为了让她当上世子嫔而杀害了烟雨,而自责愧疚不断萦绕着她。尹大亨看到宝镜痛苦的样子又想起他眼熟的挡厄巫女月儿,他已经确信月儿就是烟雨。

当暄王质问巫女月儿是不是烟雨时,张露英点头承认了,听到了这个答案后,暄王自责悔恨一涌心头,他嚎啕大哭起来。